【多CP短打】三千世界,万象森罗 1~10(历史向·虐有)

作者: SpeakingThroughWrittenWords

授权:This is an honor, thinking my writing is good enough you want to translate it. I give you permission!

翻译:索玛苏

校译:ygrdcd

发表时间:2009-05-15



多CP短打文合集,有些是历史相关,有些不是,虐有萌有欢乐有(好啰嗦的废话……)译文增添CP标注和部分译注,没有明显的CP倾向就用“+”表示,看到不喜欢的CP太太们可以自行马修~


目录




1、凌晨两点(英)
【12月30日凌晨,仍在持续】

2、隐喻(米+日)
【有时他想得太多了】

3、天空(加+露)
【自他有记忆以来,就一直爱着她】

4、遗失的场景(菊耀)
【对于那个行动来说,存在着比看起来更多的理由】

5、温度(国际会议)
【不是他的错,只是人人都觉得阿尔缺乏对常理把握的“度”而已】

6、把握现在(米日)
【本田菊,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在跳舞上呢?】

7、反话(独伊)
【路德维希觉得费里西安诺之所以降生在这地球上,就是为了搅乱他的生活】

8、狂奔的激情(法英)
【变了味儿的对质】

9、关联(美+法+德+加)
【喝酒游戏最有趣,秘密的喝酒游戏】

10、静止与狂岚(露立)
【托里斯是水手,伊万是海洋】



1 凌晨两点(英)


轰炸仍在继续。比高爆炸弹的轰鸣更刺耳的是燃烧弹的爆炸声,已经持续了数个小时。

亚瑟•柯克兰已经趋于疯狂。

他们再次冲上去,机械的重复。今夜唯一能抓在手里的只有希望。把火势控制在伦敦港,保卫圣保罗大教堂。无人停滞不前。如果任何一人心怀一丝的犹豫,它都会突破防线,席卷教堂的墓地;如果大铜钟颓然倒下,它会烧毁教堂的屋顶,所有艰难的努力都会瞬间归零。
一定有什么赢得了这个夜晚。1666年以来,亚瑟再也没亲眼目睹过这样的伦敦,它被烈火照耀得宛如白昼。如果他那模糊的意识还在有效运转的话,1666年的火焰,跟此时相比,是多么地微不足道。而且这一次,不仅仅是伦敦的劫难。

他体内的某个部分在歇斯底里地狂喊。
而在体外的某个地方,他又扑灭了一把火。

如果他的眼泪能够涤净百姓们的灼伤,该有多好。


-------------------------------------

12月29日晚,是第二次伦敦大火的开始,最具破坏性的伦敦闪电战突袭。伦敦城内1500处起火,从伊斯灵顿一直烧到圣保罗大教堂墓地。经过消防队员的死命扑救,大教堂得以保全,另外大教堂里的铜钟也保护了屋顶,没有使火焰蔓延到那里。








2 隐喻(米+日)


阿尔弗雷德是一个汉堡包。
这个汉堡包自然是美国式的,其他国家的汉堡包不会有这样包罗万象的材料,也不会有足以比较的斤两。
他是肉。他是汉堡包的本质。他是人们愿意购买汉堡包的理由,他也是人们最喜欢汉堡包的那个部分,虽然大家都觉得还需要混合一切才能使他成为一个汉堡。他们有选择的权利,他也并不在意,只要那小肉饼仍令人着迷。
奶酪、腌菜、番茄、莴苣,以及洋葱;小茴香、腌黄瓜、米糠、柠檬;波萝伏洛干酪、切达干酪、利德克兰兹干酪、软加工美式干酪;樱桃、黑番茄、印度大麻、紫雾、朱丽叶;球生菜、百叶窗、罗文生菜、巴达维亚;威尔士番茄、电灯泡、树……这些是他的子民。每天都会相遇的纷繁交汇的种族,永远处于变化中的美国人口。

然后是调味料。番茄沙司、美乃滋、芥末、或者别的美妙滋味……这些是他的领土。
佐料与佐料是如此不同但是,都属于他。所以它们有相似之处,自由开放,人们可以选择现有的,也可以移情别恋到另一种搭配。

用面包包起来(这形状也任君选择),把所有的材料压缩到同一个表面下。那是他的自由,他的宪法,他的修正案……


本田菊发现,他已经思考了很久,他饿了。
于是他吃了一个汉堡包。
“你就是个汉堡包。”本田菊对阿尔弗雷德说。
阿尔弗雷德笑了。本田菊想,眼前这个汉堡包笨蛋并没理解他的意思。









3 天空(加+露)

她每年都会千里迢迢而来,正因为有她,光才能存在。马修呼出一口白气,气体蒸腾而上,暂时模糊了他的视线。
那些光。让人永不厌倦。即使有些时候他希望能看到点儿别的东西,他也会打消那个念头。不祈望任何改变,只要奥罗拉和玻瑞阿斯来看他,只要他们能带来北极光,马修就会心满意足。他双手抓着熊二郎的白色毛皮,仰望天空。

他要向更北的地方走去,别人不会心血来潮而到达的极北之地,他和熊二郎挤在一起取暖,坐在厚厚的雪地上,仰望天空。所有的思绪都飞出他的脑海,但只有这么一瞬,而后他又恢复了神智。
冰冷的风打在他的身上,马修微笑了。不论是否有人拿着天文学或者大气层理论来煞风景,都没有关系。重要的是,这风把他带到这里来,还有她,在世界尽头闪耀的变幻莫测的光芒,为他画出绮丽色彩。
希腊众神中,他最爱的玻瑞阿斯。
但还无法与他对奥罗拉的爱相提并论。
在北半球的另一端,伊万•布拉金斯基也表示赞同。
-------------------------------
1621年,科学家皮埃尔•伽桑狄把在北半球极地产生的自然光现象命名为Aurora Borealis。
Aurora是罗马神话中的曙光女神,而Borealis的希腊文名字是玻瑞阿斯,希腊神话中的北风之神。





4 遗失的场景(菊耀)



“那个是什么阿鲁?”
王耀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面前的东西看起来是一座普通的钟,但是本田菊摆出了护卫的姿态。
“三井寺之钟,”本田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王耀能确定那口钟里肯定藏着什么名堂,他决定刨根问底。
继续往前走,直到另一个人愤怒起来。
“你不能碰它!”个子比王耀还小的东方男人挡在他面前。
“为什么不行阿鲁?”
“这钟,不能被我国国民之外的任何人碰触,”本田冷冷地回答,“它每天都会发出清脆的响声,如果你想听的话,明天再来吧。”
“如果被别人敲响的话会怎么样阿鲁?”王耀叹了一口气,这国家可真挑剔!
“后果就是污染,会让这金属的光泽变得暗淡,并且会为我带来灾祸。”本田回答得很快。王耀试图掩盖自己的怒气,但他的确被激怒了。他应该体谅本田,但是被他摸一下就会变脏吗?
“这种说法蠢透了!”他反驳道,他盯着本田的眼睛,但是本田的表情全无变化。王耀只好叹了口气说,“好吧阿鲁,我不会碰那口钟的。”
至少,不会在你还看着的时候去碰。


“我要敲响它阿鲁。”王耀得意地笑着,向钟楼的顶端爬行。“一定会是很洪亮的声音!”
青铜大钟静静的矗立在那儿,悬挂在夜空之上。王耀触摸了它。
被他摸到的部分迅速褪色,平滑如镜的表面变得斑驳不堪。



第二天晚上,本田菊用武士刀刺穿了他的身体。

-----------------------------------



原型故事中说的是,女人不能敲钟,钟会腐蚀掉,整个日本都会遭受灾祸。一个虚荣且无礼的女人觉得这口钟的材质可以做成一面好镜子,以供她妆扮梳洗之用。然后她就前往三井寺,唯一的目的就是要敲响它。这个传说很无趣,而且充满了性别歧视的意味。我主要把故事的焦点放在了不敬这个部分,然后把故事的主角换了一下,这样就比较合适了。




5 温度(众)


“该死,外面肯定有四十度了!”弗朗西斯一边打开窗子一边生气地嚷嚷。
“空调坏了可不是我的错。”亚瑟在喝茶,一杯滚烫的热茶,鬼知道他怎么喝得下去。
“开玩笑吧?弗朗西斯你这怪人,现在肯定有一百多度。”阿尔弗雷德点点头,语气向往常一样不可辩驳。弗朗西斯用奇怪的眼光看着他。
“如果真的有数百度,我们都会融化。”罗德里赫的语气显得很客观,他正努力忽略优雅的穿着带来的多余热度。
“俺想大家不会一直待在这儿,直到罗德里赫所说的悲剧成真是不。”安东尼奥附和道。他笑嘻嘻地戳戳旁边已经失去知觉的伊万,这人一直不肯把围巾拿下来,已经于数分钟前中暑仙去了。
“你们说什么呢?”阿尔弗雷德用命令的语气问道,他不会犯错,但是当其他小伙子们联合起来反对他的时候,他知道事情正朝着不正确的方向发展。
“他们在说摄氏温度,阿尔。”亚瑟顺便提及,“就是你不愿意采用的那个通用度量衡呦?”
“嘿!伯利兹也是采用华氏温度的!”阿尔弗雷德摆出了一个众人以前没听过,今后也不会再听到的国家。就像马修一样。
“我说那个……”
“我们不是在逼你改变什么。”路德维希在阿尔张嘴之前说,他的发言把另一个人的话给挡回去了,不过,那个人是谁来着?
“没错,我们只是在告诉你为什么你会游离于众人的谈话之外阿鲁。”王耀对路德维希的话表示赞同。
本田菊很聪明地对这个话题保持沉默。
“我是喜欢开式温度的,咩~” 费里西安诺开心地宣布。
所有人都回过头,惊恐地看着他。
因为,那个,是不对的啊。(黑线)

--------------------------------

除了美国(还有大家都没听说过的国家伯利兹)以外,其他人都是采用摄氏温度的,另外我听说亚瑟家是同时采用摄氏和华氏两种标准。费里西安诺家也不是真的用开式温度啦,那只是个笑话而已。开尔文啊绝对零度什么的,对于费里西安诺来说真是些过于深奥的问题。










【译注】
1、
本篇描写的是窝窝二时期的亚瑟,大家应该都能看出来。

1666年的伦敦大火将原有的一座哥特式大教堂毁于一旦。现在的圣保罗大教堂是英国著名设计大师和建筑家克托弗•雷恩爵士营建的。
圣保罗大教堂有欧洲最大的地下室,里面有英国海军上将纳尔逊的坟墓;1815年在滑铁卢大败拿破仑的威灵顿将军的墓室在侧室;大教堂设计师雷恩的坟墓在地窖之内;地下室里还有一些王公达官的坟墓和纪念碑。
大教堂内还有两座存放着中世纪武士勋章、圣迈克尔和圣乔治骑士团勋章以及英帝国勋章的小教堂, 另有一座为纪念WW2中在英国牺牲的美国人的纪念堂。(怎么回事?我看到了JQ?)
圣保罗大教堂是英国人民的精神支柱, 被视为火焰中飞舞的凤凰再度升起的地方。



2、
所有隐喻,少数查不到(我查的UD,如果不正确请一定多指教QAQ)


肉(核心)、奶酪(钱)、腌菜(难题)、番茄(拒绝出柜的同性恋)、莴苣(女性的XX),以及洋葱(一盎司可卡因);小茴香(傻瓜OR伙计)、腌黄瓜(有很小XX的男人)、米糠(有很大XX的男人)、柠檬(本应发生但没有发生X关系的同人小说);波萝伏洛干酪(产于意大利)、切达干酪(产于英国)、利德克兰兹干酪(产于德国)、软加工美式干酪(产于……美国);樱桃(处女)、印度大麻(Jimi Hendrix的第二首单曲名)、紫雾(意义不明)、朱丽叶(完美无缺的姑娘);球生菜(身材很好但是脸很丑的姑娘)、百叶窗(意义不明)、罗文生菜(抢夺最好朋友男友的下贱女人)、巴达维亚(荷兰人);威尔士番茄(类似于韭菜,威尔士人的特殊口音)、电灯泡(好点子)、树(一丛大麻)

5、
伯利兹(Belize),旧称英属洪都拉斯。位于中美洲的小国,全国人口只有28万|||

摄氏温度,冰点时温度为0摄氏度,沸点为100摄氏度。
而华氏温度把冰点温度定为32华氏度,沸点为212华氏度。
开氏温度标度是用一种理想气体来确立的,它的零点被称为绝对零度(好了这个应该很普及,让我们穿越到水瓶宫去回忆一下)。





6 把握现在(米日)



“你做什么呢?”
“嗯……在你看来是做什么呢?”
菊无法确定自己是否应该回答,所以他只是一直盯着那个金色的脑袋。本田菊擅长此道,并非是头脑不清楚,他只是要把所有的想法都在脑海里先过一遍,再做出回答。
所以本田菊不会怂恿他,毕竟阿尔就是阿尔,他想说什么,最后总会说的。

“听过我家里的一句名言吗?不必刻意追求精彩,活着本身就是一种精彩。我正思考这句话呢……”
“你想明白了?”
阿尔点点头,本田菊忍不住笑了。
“我家也有句类似的话。无论跳不跳舞,我们都是傻瓜,所以尽情舞蹈吧。”
“但人生不是跳舞。”
“我很确定是的哦。”

阿尔弗雷德在思考的时候特别可爱,所以本田菊决定奖励他一下。

与其相信明天,不如把握现在。



---------------------------

不必刻意追求精彩,活着本身就是一种精彩。——作者未知
阿尔弗雷德就喜欢这些未知的东西,即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无论跳不跳舞,我们都是傻瓜,所以尽情舞蹈吧。”——日本谚语。但确不太像本田菊的风格。

把握今天……行乐及时。









7 反话(独伊)




“我恨你!”费里西安诺快活地说。路德维希在回头之前呛了一下。
“你说什么?”他以为自己一时听错了。有件事很确定,在费里西安诺的词典里没有“恨”这个字。“害怕”,有。“高”,也没错。但是“恨”?不靠谱。
“今天是相反日!”费里西安诺朝他眨眨眼睛,“必须说反话!所以,我恨你!”
路德维希觉得他在想明白之前应该先喝点儿啤酒。
“所有的事情都是反的。”路德维希重复一遍。费里西安诺点点头,停下来想一想,又摇摇头。
“不是那样。”费里西安诺实际上是在肯定他的话。
“因此,你说今天是相反日,但实际上不是。”路德维希觉得他快把自己搞糊涂了。费里西安诺迷惑地看着他。
“不是……”他嘴角下撇,“就是的!”
“所以你真正的意思是,那不是。”
“那么它就不是!今天不是相反日!”
“那我们为何有这番对话?”
“路德!”费里西安诺把头撞到对方怀里以示抗议,“别说了!”
“所以你是想继续喽?”
“不想!咦,等一下,我的意思是想!”
“那我就继续说了。”
“路德!”

路德维希一时感到很骄傲,直到他意识到自己只是耍了一个意大利人,实在不是什么值得自傲的事情。
-----------------------




故事的来源是一月四月或者任何时候……只要有人声称是相反日就行了。这不算混乱吧。我听过有调皮的孩子们自作主张地决定明天就是相反日,然后就像费里西安诺一样陷入了自找麻烦的困境。









8 狂奔的激情(法英)





“那是激情犯罪。”弗朗西斯的借口。亚瑟觉得那破借口就和从屁股里挤出来的似的,真恶心,真希望他从来没有这么想过。
“这给了你借口?”亚瑟咬着牙说。
“嗯哼,在我家里这可是有效的辩护。”他边说边笑。亚瑟真想把那愚蠢的笑容从他脸上撕下来,问题就能解决了。

“嗯哼?”亚瑟嘲弄地模仿他的腔调。听起来完全是过去时,至于现如今……

弗朗西斯的嘴唇贴在他的脖颈处,而那弗朗西斯的手在……亚瑟维持不了思考的能力,没有时间去做别的事情。
“嗯哼。”弗朗西斯的舌头顺势而下,伸进他的衣领里。

亚瑟只剩下一个选择,过一会儿再把割草机拿回来吧。



------------------------------

据说在法国,激情犯罪是有效的辩护理由。后来有人决定修改这一法律。谢天谢地,否则打死我都不会去那儿。











9 关联(美+法+德+加)




他们号称是要要开会讨论健康食品的分配问题的,一开始的讨论还相当正经,后来阿尔弗雷德开始抱怨家里限制大麻的事情。他私底下还会在情绪高涨的时候来上这么一下,他就是这么一个伪君子。

纸牌平放在桌子上,每个人面前都放着酒杯。
阿尔弗雷德要喝威士忌,弗朗西斯喝雅文邑,而路德维希面前放的是覆盆子烈酒。

阿尔的第一张牌是红心8,弗朗西斯是黑桃3,路德维希的是红心9。
“哥哥我好运气~”弗朗西斯嗤笑起来。他们举杯相碰,又把酒倒满。
然后是,梅花4,方块10,方块A。路德维希已经喝掉十四杯,这时弗朗西斯才刚刚开始喝第十杯。
“真没用。”阿尔弗雷德满嘴喷着酒气,弗朗西斯快要怒了。
“哥哥我自己愿意,”他流利地辩白,“而且我喝的不是那种小杨梅做成所谓酒。”【指路德拿的酒是用覆盆子做的】
“你说什么?”路德维希眉头皱在一起,整个人的样子不同以往。
“你们说我们没请亚瑟来,他会不会生气?”阿尔弗雷德问,弗朗西斯拿着张方片2一时语塞。
“谁在乎呢,”路德维希抱怨道,“上次他连续抽了两次方片A,然后就喝倒了。”
“他甚至连本该喝掉的28杯都没喝下去!不过应该有人在牌桌上耍诈了吧。”弗朗西斯对阿尔奸笑了一下。
路德维希掀开另两张牌,他和阿尔弗雷德把该喝的酒一饮而净。
弗朗西斯抽到一张方片J,路德维希掷出另一张方片A。
“说说耍诈吧。”阿尔嗤之以鼻,路德维希居然在他的3上压上一张王。
“你们——说,说什么呢?”路德维希开始口齿不清了,用大杯子真是失策啊,当然,路德维希是唯一一个在想这个问题的,然后他脑子里响起嗡嗡的声音,他的思考回路不流畅了。
“阿尔,我亲爱的小阿尔在哪儿呢?”弗朗西斯淫荡地喊着,阿尔弗雷德又喝下十一杯。
“是你要求的。”阿尔第一次发出了不清醒的叹息。
马修也叹了口气。
“你们三个在这里干什么,嗯?”他边问边打开最亮的灯。阿尔在咒骂,弗朗西斯捂上双眼,路德维希仍然试图举起酒杯,因为他刚才抽到了一张6。
虽然他摇摇晃晃举起杯子,但旁边两个人早就暂停游戏了。
马修又叹了口气。
“说真的,人家还以为你们是在贩毒呢,搞得那么神秘。”马修摇摇头,把路德维希拽起来。
“别……过……来……”路德维希说完就倒在地上。他只是不希望费里西安诺也加入这个游戏,或者任何别的国家,他们会说他是个大酒鬼。
弗朗西斯和阿尔弗雷德又向罗德里赫家走去,一起玩游戏吧,罗德里赫!


-------------------------------

“关联”是喝酒时玩的游戏,需要三个或者更多人参与。工具:一副扑克牌,还有酒。如果你是和文中所说的三个人一起玩的,那要以上一张为基准,看自己手里的牌是否与其相似,数字或牌型。每个参与者都要喝和自己抽到牌上数字相同的酒。什么算赢呢?我猜最后一个喝晕的就是赢家……
我的故事来源是一个叫做 “优酪乳关联”的大麻走私集团,这个集团是美国的,由一个母亲和两个儿子所建立。后来他们逃到奥地利,最终在那里被破获。其中一人在加拿大以谋杀罪被捕,后来他上吊自杀了。现在你们能想象在弗朗西斯和阿尔弗雷德身上会发生些什么了。当然我不是说路德维希会吊死他自己……









10 静止与狂岚(露立)





托里斯是水手,伊万是海洋。

他知道,水的危险之处,它们从来就不是毫无分量,也决不能只视之为一种气候的必然现象。一旦失足跌入,就会被整个地吞噬进去,然后水面又会平静如初。那里没有人。以前没有过,将来也不会有。
但仍然有渴望。那种只有水能提供而陆上却没有的渴望。某种自由,被囚禁的自由。就像在海上,你可以来去自由,但只能乘一叶孤舟,唯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最终也难逃毁灭的命运。

没人生来就是航海家,陆地上更祥和安稳。

托里斯尝试过抵抗命运。
但海洋不会接受这样的回应。

他只得屈服。












【译注】

8、
“激情犯罪”:在西方犯罪学中往往被看作是挫折攻击型的犯罪,其含义是指人在受到强烈刺激和挫折后,由于情绪异常激动而产生行为的异常冲动,在发生难以控制的暴烈行为时不计后果也不择手段。在我国是不区分激情犯罪的,一律以故意犯罪对待,不过美国会区分一级谋杀和二级谋杀,二级谋杀(无预谋)的处刑较轻,和激情犯罪算是有点儿联系吧。至于法国这个……不好意思我不知道Orz看作者的意思,大致应该属于免责事由,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在世界上来说是独一无二的。

9、
法叔喝的“雅文邑”:白兰地的一种,其品质和名气仅次于干邑。雅文邑的产区位于法国西南部,主要包括热尔省(Gers)的大部和朗德省(Landes)及洛特-加龙省(Lot-et-Garonne)的部分地区。白福尔、白玉霓、鸽龙白以及巴柯22A是酿制此种白兰地的主要品种。其陈酿时间一般为5-8年,但优质产品需陈酿30年或30年以上。

军曹喝的Himbeergeist:德文查不到对应的中文名称,我只好随便编了个名字……Himbeergeist是德国产烈酒。做法是用蒸馏法萃取混合物,原料为95.6%的酒精,新鲜成熟的覆盆子。虽然名为果酒,但其实喝起来一点儿都不甜。(法叔你不应该嘲笑路德啊……)
主要产于德国地区和法国东北部的阿尔萨斯。它的名字由两个德文单词组合而成,含义为“覆盆子之魂”……(囧)

tag : 历史后妈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03 | 2018/04 | 05
Su Mo Tu We Th Fr Sa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自我介绍

索玛苏

Author:索玛苏
主萌露中、米英、普匈、法贞、北五,排名有先后。最大特点是无节操。CP可逆也可拆。
R18设定为好友可见,超过18岁的请加我好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