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露】窝窝三(捏造人物·三观不正·死坑·慎入)

避雷警告:捏造WW3有,本家未出现人物有,亚洲盟军有,腹黑祖国君有

最重要的是……CP是中露中露


呃,请各位自由地小红叉吧……

虽然题材敏感……但因为文章确实很有趣,所以还是决定翻过来。

原作: marmoki
授权:I'd be incredibly honored if you translated my story. Just remember to credit me! ;D
文章类型:虐系/治愈系/家庭系
Fanfiction Rate:K+

翻译:索玛苏、DreamBreaker

发表时间:2009-4-21

弃坑:2009-4-28




World War Three




Chapter 1


“王耀。”
娇小的亚洲男子从文件中抬起头:“有何贵干啊鲁?”
弗朗西斯和亚瑟站在王耀的办公桌前,其中一个粗眉紧锁:“我是来知会你,我家上司对你们的出口商品很不满意。”
王耀叹了一口气,“哪方面?石墨?塑料?”
“都在这里面写着。”亚瑟一边说,一边翻开一叠厚厚的报告。“我家向你家要求的武器订单仅仅到货了半数,而且,这已经是半年前的事了。”他继续翻着手里的报告,给王耀看看数百起类似的例子。王耀“哗”地一下站起来,脸因为愤怒憋得通红。
“这不是我的错啊鲁!我们最近原料很紧缺!我首先得考虑国内的供给,让家里人吃饱穿暖!”
“你们想要我怎么样?”
这话说到亚瑟的心坎上了,他转头看着身边的拍档寻求支持,但弗朗西斯根本就在神游,一直心不在焉地望着窗外。亚瑟只好继续说:“你意识到了吧,不仅是我,还有很多别的国家,包括你的邻居,都陷入了衣食无着的境地,这都是你害的!”
“那你们要我做什么,去征服西伯利亚啊鲁?”王耀不假思索地说。
“听起来是个相当不错的主意!来吧弗朗西斯,我们走!”

两个欧洲男子离开了房间,王耀重重叹了一口气,跌回座位上。他把刚才的文件重新拿在手里端详——西藏,台湾,毒牛奶……还能更糟点儿么?现在又多了一叠文件要送给上司,麻烦事还在不断增加。他眯缝起双眼,眼神是人所未见的陌生。

他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嘟——嘟——嘟——嘟——”
“喂?”
“香港吗?召集兄弟姐妹们,今天晚上要开会。”






Chapter 2


伊万•布拉金斯基喝光了伏特加,然后盯着空荡荡的瓶子不放。他并非对瓶身上的包装突然产生了兴趣,要知道,他已经和这个牌子的伏特加打了好多年的交道了。他目光所集的,乃是倒映在光滑瓶身上自己的面影。那是一张怎样的脸啊,空洞,苍白,幼稚。他咧嘴一笑,半边脸竟然歪向一侧。蓦然间,一滴泪从半空中落下,在瓶身上溅开。

他把酒瓶扔到一边,酒瓶应声而碎。此时此刻,伊万满心都是痛苦。何苦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杯中之物,徒然麻痹神经,却又何补于事?冷战、瑟瑟发抖的莱维斯,低眉顺目的托里斯,这一幕幕浮现在他的脑海里,他不由得用戴着手套的手捂住了脸。

他不让任何人看见他这个样子,任何人。他跑进房间,身后的门砰地一声,重重地关上了。他瞥见还没开瓶的伏特加整整齐齐地排列在床前,便抓起来统统扔了出去,一个接一个。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但是看着玻璃碎渣漫天飞溅,他感觉好极了。
最后一个瓶子落在水泥地上炸成碎片时,伊万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他立刻戴上洋娃娃一样僵硬的微笑,转过头去。

“请进。”
没想到他会来。伊万的笑容消失了,眉头紧锁。
“小耀,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王耀的表情和平时非常不同。他那双原本亮晶晶的眼睛里闪现出一道凛然的寒光。
“你好,伊万•布拉金斯基。”
伊万敏锐地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你看起来……不太正常,怎么穿着军装来了?”
“不关你的事。”王耀走进房间,谨慎地扫视着周围。他以前看过这房间很多很多次,当他有什么事情要和伊万商量的时候,或者是伊万要找他。同样的地方摆着同样乱糟糟的床,同样的地方放着古老的床头柜,只有伏特加奇特地消失了。王耀转过身,大个子看到一个诡谲的笑容慢慢地在东方青年脸上绽开。
伊万后退了两步,脸上一瞬间闪现了惊恐的表情,但他很快镇定下来。“小耀你怎么了?喝醉了么?”
王耀突然快速抽出一把手枪,顶在伊万的左胸。“不,我没喝酒。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现在要带走西伯利亚。”
伊万轻蔑地哼了一声:“你疯了吗?就凭小耀你一个人,da?”
王耀弹了个响指,另两个亚洲男子不知从哪里一跃而出,擒住伊万的肩膀,把他按在地上。他只来得及看到他们都穿着整齐的军装。伊万惊愕地看着王耀,一时震惊地说不出话来,“小耀,你……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那个男人眯缝起双眼:“我受够了——非但不能保护自己的家人,还要被别人颐指气使,受够了这种日子!从那场鸦片战争开始,所有人都围着我,对我指手画脚:‘王耀,这个!王耀,那个!王耀,再来份儿点心!’问问我那两个兄弟就知道了,他们的悲惨生活别无二致!”他的目光猛地刺向伊万,“你不要以为你是什么干净货色!”
伊万无助地看着按住他的那两个人:“本田菊……任勇洙……你们真的是这么想的?”
兄弟俩没有回应,一脸冷酷地看着他。王耀离开了房间,不一会儿抱回来一个娃娃,那娃娃穿着厚厚的毛皮衣服,简直就是个小号的伊万,只不过头发和抱着他的人一样是黑色的。他的小身子在王耀怀里使劲扭动着,小脸蛋上全是泪水,“Брат! Брат!(哥哥!哥哥!)”他大声嚎哭,“救我!”
伊万的眼睛睁大了,“别……求你们别带走他!别带走西伯利亚!”他又开始挣扎。
王耀沉默着,再一次举起手枪。三声清脆的枪响划破了凝固的空气,还有随之而来的撕心裂肺的叫喊。
“走。”王耀低声对弟弟们说。他捂住娃娃的嘴,三兄弟瞬间如同青烟般从现场消失了。不一会儿,睡眼惺忪的菲利克斯走进伊万的房间。
“说真的,下次别把酒瓶子放脚底下行不,吵死了。”他咕哝着说。当看清眼前的一切时,他的眼睛惊讶地睁大了。
“妈的!立陶,快过来!”
---


“这是真的?”亚瑟大叫着,惊讶得把手中的文件一股脑扔向空中。
“不会有错,伊丽莎白告诉我,她是从丹麦老爷那儿听来的,丹麦老爷说是贝瓦尔德说的,而贝瓦尔德亲耳听见菲利克斯的大喊大叫。”罗德里赫叹了口气,低头搅拌手里的茶杯。
“Mon dieu(上帝啊),王耀疯了。”弗朗西斯说,“你们说他想什么呢?”
“猜不透,不过有一件事是确定的,西伯利亚失踪了。”罗德里赫啜饮了一口茶叶,小心地注意不要碰到苦味的茶梗。
“西伯利亚?不就是伊万的弟弟么?”弗朗西斯问,“孩子他哥肯定急得要命。”
“任何一个哥哥都会那样不是吗?罗德里赫,伊万现在情况怎么样?”亚瑟问,正蹲在地上拾起他刚才扔出去的文件。
“还在昏迷中,”贵族回答,“王耀下的是狠手,其中一颗子弹打穿了主动脉。也许他能完全康复,需要一个星期还是好几个月,这就不好说了。”
“我得去弹肖邦练习曲了。失陪了,两位先生。”罗德里赫他站起身,走出房间。
---


与此同时,美国白宫。
上司在办公室里慌张地转着圈子,沙金色头发的年轻人伫立在一边。
“总统先生,这绝对是一个重大的冲击——”
“阿尔,我知道!问题是事情怎么搞到这个地步?那些亚洲国家在想什么?”
“总统先生,有一些可靠的消息表明,印度已经决定参战了——”
上司突然停住了脚步:“这不是个好消息。”
“是啊,我们该怎么办?”
“据我所知,”上司的语调变得冷冰冰的,“欧洲很可能要对王耀和他的兄弟们宣战。我也不知道我们是否该搀和进去。当然,欧洲很多国家是美国的重要同盟和合作伙伴,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不能失去在亚洲的利益。我想你肯定还记得WW2那时候的事情。”
“仍然是我心中的一块疤,”阿尔叹了口气,“回想起我们的部队到达那些集中营的时候……”他想到这儿,打了个寒噤。
“我知道,阿尔弗雷德。但是我们必须按兵不动。何况这次战争不会再有什么集中营了。”上司望向窗外,陷入了沉思当中,“只有鲜血、汗水和眼泪;同盟,还有凯旋。”
---



Chapter 3


垂在长江口上的夕阳慢慢下沉,橘红色的阴翳越来越浓。奄奄一息的落日余晖裹住河岸上的一家茶坊。

古松葱茏,密密匝匝地围拢着茶坊,百步之内竟已难辨踪迹。古旧的茶坊蹲伏着,鼠灰色的楼身似乎在用威胁的口吻,释放黑暗的气息。其实,这是一座监狱。文化大革命以后,王耀已经好多年没有抓过犯人了,所以监狱一直空空荡荡。然而最近它却迎来了一位新客人。在监狱走廊最深处那间最幽暗的囚室里,有一个小男孩蜷缩在角落里。他的发色黝黑,双眼却像盛开的紫罗兰。
不幸中的万幸,在小西伯利亚住进来之前,囚室已经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发霉的草垫和发臭的水被清理走了。有人给他送过吃的,他只看了一眼这稀奇古怪的食物,动也没动。他只是瑟缩在一个角落里,惨兮兮地浑身发抖,也从来没抬头看过来人的样子。

斗室的门又被轻轻地推开了,小西抬起头,怀着极大地惊恐看着进来的人。当发现来者不是当初绑架行动的三人之一时,他吁了口气。
这男人看起来非常年轻,穿着一件袖子过长的中式外套。他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个杯子,一个茶壶,还有一个碟子,都是用白瓷做的。他把托盘放在小西面前,然后缓缓后退几步,黑色的眸子仔细打量着小西。
“来,快吃吧。”男人的声音很柔和,带一点儿奇怪的英式口音。“还是说,你在等它们自己走到你嘴里去?”他的语调很幽默,虽然仍是面无表情。

“我……嗯……”小西开始盯着对方的眉毛看了——真粗啊,和他什么时候见过的一个人很像,但是想不起来了……
男人耐心地等着回答,但是没有等到,他皱了皱粗眉,转身离开了。




Chapter 4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小西已经给几个亚细亚男子起了绰号,虽然他不敢说出来。
那个袭击了哥哥的小个子男人是“领袖”,因为看起来他是头头儿的样子;穿白色军服的男子是“石头脸”,因为他看起来没什么情感;衣裳很奇怪的高个儿男子是“天线”,因为他头上有好大一撮呆毛;至于为他送饭的那个,是“眉毛”。(亚瑟对不起……宝宝他把你给忘了……囧)

小西一夜无眠,仅仅在天明前迷糊了半个小时。当第一缕阳光照射进小小的牢房时,眉毛也端着另一个托盘走进来。他看到摆在小西面前未动分毫的食物,皱了皱眉。他把新的饭食放下,又拿起昨天的那些,然后看着蜷缩在角落里的小男孩。
“你怎么了?”
小西就像被打了似的惊慌站起。
“没……没有啊。”
眉毛放下手里的托盘,“你一口都没吃。你是对食物有什么特别要求吗,可以告诉我。”
“我……不是那样……”小男孩发出一声微弱的叹息,“只是……觉得很寂寞……”
“思乡病。”眉毛平淡地说,“我很了解这种症状,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也经历过一样的事情。几百年前,亚瑟试图发展新殖民地……他首先夺取了印度,后来又发动了鸦片战争,打败了我哥,把我抢走了。”
“亚瑟……?鸦片战争……?”小西记起了伊万很多年前跟他讲过的一些事,“所以你是香港?”
“没错,”男人点点头,“所以我能理解你现在的感受。虽然我在亚瑟身边生活了一百多年,但我一直很想回家,回到哥哥身边。他对我的思念就像我对他的一样浓烈,不管……离家有多远……”他的声音越来越低。
“香港,他们为什么要把我抓到这儿来?你能不能放了我?”小西哀求道。
香港叹了口气,摇摇头。
“抱歉,小西。我没法告诉你现在发生了什么事,因为我并非一个独立的国家。”
香港打开牢房的门走出去,然后又转身上了锁。他的眼神很木然,“我无能为力。”然后就走了。小西低头看看香港留下的东西:一个馒头,还有一碗稀饭。至少他们没让我挨饿,他伤心地想,捧着馒头塞进嘴里。
---
“伊万先生怎么样了?”
“立陶~我可不知道,听说还在昏迷中。”
“你你你们觉得他他他会不会以后变得更更更可怕了?”
“呐,立陶,我倒是觉得现在是个好机会,莱维斯,别发抖了,我们也许可以逃跑哦~你看他现在虚弱成那个样子!”
“自食其果,看看他对我们做过些什么,还有冷战。”
“爱德华先生,不好这样说风凉话吧!”
“你说的倒好听!伊万平时怎么虐你的!”

伊万完全能听到门外那些国家的议论。他躺在那儿,仍然虚弱得无法起身。据乌克兰说,菲利克斯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流了1500CC的血。那是多长时间流出来的?也许20秒之内。

“哥哥大人~”可怕而熟悉的声音像唱歌一样响起。娜塔莉亚蛮横地推开一干波罗的海国家,走进房间。伊万赶紧把被角往上拉,盖在头上,可惜动作还是不够快。
“哥哥大人~你以为那样我就不会发现你了吗?你的围巾从被子里露出来了哦,难道我会看不见?那可是我亲手织的。”
“走开,娜塔莎。”伊万窝在被子里,喃喃地说,声音沙哑而疲惫。
“得了吧!赶紧起床!就这么点儿小伤怎么可能把你击垮……”娜塔莉亚的眼睛惊讶地睁大了,“哥哥大人,你怎么了?为什么在哭?”





Chapter 5



当天晚上,香港又来送饭,第二天早晨也是,就这样过去了好几天。慢慢地,香港来的时候,小西会忍不住和他说些什么。大多数时候他都像个自言自语的小婴儿,因为香港总是不答话,偶尔也会安静地微笑。无论如何,有人做倾听者总是好的。
有时,当香港走出牢房的时候,会和其他国家低声交谈。有时是和天线,有时是和石头脸,偶尔,领袖也会来。每当这个时候,小西都会屏息凝神地注意聆听,不发出一点儿声音。他对策略和时事挺感兴趣的,虽然那些谈话他连一半都听不懂。


有一天晚上,小西没有去吃刚送来的食物,他抓着铁栏杆,听两个亚细亚男人间的对话。
“伊万的军队已经开拔了。”领袖低声说,“幸好我们在西藏驻扎着大军,可以抵抗他们。”
“说到这个,”香港说,“那孩子好像一直在念叨他哥哥,他很崇拜伊万。”
“不奇怪,嗯?我想每个弟弟都是这样的。我记得你小时候呀,总跟在我屁股后面叫哥哥呢,啊,过去的好时光……”

什么?所以香港是领袖的弟弟?小西又伸长了耳朵去听王耀接下来的话。
“虽然他哥是这么个德性……天天就知道喝!真没想到这孩子身上一点儿伤都没有,想想可怜的托里斯……”
小西没有继续听下去了,他感到很疑惑。伊万哥哥喝酒之后伤过人吗?没错,他的橱柜确实一直有一瓶一瓶像藏书一样精心摆放的伏特加。但是即使一口气喝了八瓶,哥哥也仍然很有自制力,这点小西非常清楚。突然间他又回想起一些画面,托里斯挣扎着从哥哥房间里爬出来,尖叫着,背上数不清的伤口流着血。后来小西问发生了什么事,托里斯只是回过头,什么都不说。真的是哥哥做的吗?小西打了一个寒战。哥哥总是对我这么温柔,为什么要那样对待别人?
“每个人生命中总会有一个特殊的存在,那会让他们倾注所有的爱去守护。”王耀继续说,“也许对伊万来说,那个人就是他弟弟。”
“是的,哥哥。”
“好的,我们走——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

小西被女孩们银铃般的笑声给吵醒了。
“哇~~~他真可爱~~~”
“我也觉得!他和那个大鼻子长得超级像的!(但是可爱多了)”
他没有动,只把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儿,看到两个亚洲姑娘正围着他。身材高挑的那个,黑色头发,绑着马尾,身着一件翠绿色的长衫。另一个娇小些的烫着卷发,也有一撮和天线一样的呆毛,穿着粉红色的裙子。
“反正我们都把他捉来了,你说我们是不是该向他老哥求婚了呢?”高个子女孩笑着说。
“娜塔莉亚会气死的,越南。”小个子女孩低声说。
越南!小西赶紧抑制住身体惊慌的抖动。他从欧洲(男性)国家那儿听了很多关于她的恐怖故事——任何一个男人想靠近她的时候,都会被她用危险的竹船桨拍得半死。(弗朗西斯还给他看了一些老伤。)那东西就像剑一样锋利吗?他猜想着。
“那是当然了,台湾,我是说着玩儿的。”越南摸了摸台湾的头发,突然间转过身问,“嘿伙计们,你们在这儿干嘛呢?”
“越南,”领袖微微颔首,看起来非常疲倦,“今天早晨欧洲十国向我们宣战了。你带上家伙,马上跟我们走——去东欧前线。”
“这孩子怎么办?”石头脸开口问。
“那边太危险,我们不能带着他。勇洙和湾妹留在后方看守他吧。我很确定的一点是,只要娃娃还活着,伊万肯定会想尽办法打进来。”
“接受大哥的指令!”任勇洙吱吱喳喳地回答,立正,敬了个礼。
“好的。现在日本、香港、越南,跟我走。我们得先去找泰国和印度。”领袖刚说完,他们就走出去了。

小西仍然躺着装睡,直到任勇洙和台湾姑娘离开房间去别的地方巡视。他坐起身,暗自怀疑哥哥究竟会不会来救他,甚至怀疑哥哥是否还活着。他想象着伊万哥哥拿着水管子,砰地一下敲碎了监狱的墙,也敲碎了那些绑架者的脑袋,不禁自个儿笑了起来。
然后他站起来。如果哥哥不来救他,那可怎么办呢?小西决定自救。他在狭小的牢房里走了一圈,用手试探墙上是否有松软不结实的砖块,可惜一个也没有。然后他看上了那个小小的通风口,但是他太矮了,够不到,想爬上去,墙又太滑。他晃动着铁栏杆——显然它们很坚固。他伤心地坐下了。他们计划严密,而且现在要去侵略欧洲,他们会杀掉亚瑟、弗朗西斯、路德维希……小西不敢再想下去了。他重新蜷缩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思念着家乡和亲人。
---


“大家都准备好了吗?”王耀看着面前的亚洲联盟整齐地站成一排,个个都穿着军装,英姿飒爽。他突然疑惑地说,“等等,少了一个人,印度哪儿去了?”
“我在这儿!”军装外面套着鲜艳纱丽的南亚姑娘,不知从哪里一下就冒出来。她开心地笑着,向所有人挥手,“对不起我来晚了!”
“你能来可太好了,你收到我的文件了吗?”
“收到了,我家上司表达了极大的支持。看!”印度指着她不凡的粗眉,“这一直提醒着我19世纪的耻辱!”
“我的也是。”香港小声说。
“好的,一切就绪。我们必须快速进军,不给他们反攻的机会。现在是时候了,诸位,血债血偿!”




Chapter 6


“亚亚亚亚瑟先生!”
粗眉的男人回过头,“怎么了?”他敏锐地问正在哆嗦的莱维斯。
“我我我我们看到地平线上出出出现了好多好多密密麻麻麻麻的敌人的影影影子!”小小的莱维斯嘴角往下咧,“亚洲组成盟盟盟盟军了,看起来数目差不多有九九九十万人!”他终于大声哭起来。
“冷静点儿,莱维斯。”亚瑟安慰到,虽然在内心深处他自己也在转着圈大喊救命。
“我会向上司报告的,然后他会通知其他国家。你回去告诉波罗的海的朋友们,赶紧集合军队。我们会守卫边疆,也守卫你们的边疆,算了啥边疆我们都会守卫。”
“是……是的,先生!”莱维斯笨拙地行了个礼,当他转身迈步的时候,左腿和右腿一交叉,把自己给绊倒了。
---

同时间,莫斯科。

伊万的上司正对着他那部精美的古董电话大呼小叫。
“将军,我将立刻派部队前往!什么?他们出动了九十万人?我们没有那么多士兵阻挡他们!没错,其它欧洲国家也会派兵!你是盼着我们那点儿人能把王耀打回去吗?不行!不能用导弹!”
上司挂掉电话,伊万拄着拐走进房间。
“伊万,感觉好点儿了吗?”
“从来没有那么好过。”伊万没忘记带上他标志性的孩子气笑容。
“伊万,弟弟失踪了你很着急,我能理解,但是我们的部队已经完成了部署,而你现在太虚弱了不能一起去。我还是建议你在家养病,等过些日子再来。”

伊万抬起头,紫罗兰色的眸子燃烧着愤怒的火焰,“不行!我要去,你必须让我去。”上司扬起眉毛的时候,他又开始哀求,“我会在后方待着的,肯定不会受伤,所以拜托你?”
上司摇摇头,然后叹了口气。当伊万想要做什么事的时候,他是拦不住的。“我真的很担心你,如果你非要去的话……好吧,一旦再受伤,一定要立即向我报告。祝你平安,伊万•布拉金斯基。”
“嗯,我保证!”伊万顿时容光焕发,“您可以信任我!”
当伊万离开的时候,上司听见他嘴里一直嘟囔着:“KORUKORUKORUKORU……”随着他渐行渐远,声音也渐远渐弱。
---

小西听着任勇洙和湾湾吵闹的聊天声音越来越远,虽然这两人看起来,呃,很呆,但是只要他胆敢从这牢房里踏一步,他们肯定会以旋风般的速度抓住他。

突然间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环顾四周,他发现那是从墙根儿下发出来的。
他搬开睡觉用的稻草垫子,发现一只灰色的小老鼠正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
“你从哪儿来啊?”他轻声问那个小家伙。小老鼠吱溜一声,从墙上的一个小洞里钻了出去。
“那儿有一个洞!”西伯利亚欢快地叫出声来。
他俯下身,低头朝洞外张望。
洞口太小了,只够他把戴着手套的手伸出半只去。
他尽力往外够,手指碰到一样东西,薄薄的触感,然后有东西掉到手心。
他把手缩回来时,覆盖着灰尘的,一小把——
“向日葵种子。”他小声对自己说,所有关于伊万的记忆像潮水一样涌来。小西想着自己的哥哥,他爱向日葵爱得那样深;而他又会因为这花朵落泪,当花盘像不堪再忍受那么多悲痛的老人一样低垂着头,花瓣纷纷枯萎凋零的时候。

西伯利亚盯着又长又黑的向日葵种子,忽然想出一个主意。
他的手再次穿过那个小洞,抓了一把泥土,然后把泥土放进空空如也的白瓷小碗里,又埋下一颗向日葵种子。他用茶壶里剩下的水喂饱了它,然后把碗放在那个小小牢房里唯一能找到一缕阳光的地方。希望你能活下来,他默默地想。




=======================TBC=============



作者Marmoki创作手记:感谢到目前为止给我留言的大家,特别是喜欢这篇文章的人!没错,每个被亚瑟殖民的人都会长粗眉。(但是阿尔免疫了呢,默……)
还有感谢你们对小西的爱!
小西:非常感谢……(脸红)
阿尔:我是HERO!!!(被眉毛光线击中)
王耀:为什么我是恶役担当啊鲁……(紧张地四处看,生怕伊万出现)





此坑之后的章节+结尾我个人接受不能,所以弃坑,没有继续跟上翻译。

theme : APH国拟人
genre : 漫画卡通

tag : 中露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10 | 2018/11 | 12
Su Mo Tu We Th Fr Sa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自我介绍

索玛苏

Author:索玛苏
主萌露中、米英、普匈、法贞、北五,排名有先后。最大特点是无节操。CP可逆也可拆。
R18设定为好友可见,超过18岁的请加我好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