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匈奥】战前秩序(BG向·三角关系·中篇完结)

避雷警告:BG有,高中生腔无聊争吵有,校园架空背景有,下品TK狂阿普有(可怜的阿普,自从4.1之后你的形象就……)
主CP仍是奥匈普(好吧这个顺序是乱的,各位请随意……)
路德维希插花……
结尾蛮萌的,可以稍微期待一下?

作者:Novelist Pup(美)
授权:Sure you can! :D I'm really quite honored that you would like to translate
something by myself. :3
So, yes, total go-ahead from me. :D
翻译:索玛苏

校译:ygrdcd

发表时间:2009-4-20







战前秩序1



第一章


伊丽莎白看不起自家男友的好哥们儿,也看不起有关这人的一切。
(哦,他的弟弟路德维希除外——一个身高5英尺11英寸的肌肉男,从任何意义上来说那都是个完美的男人。她很想摸摸他的大背头。)
不幸的是,她对兄弟俩的感觉无法互换,因为基尔伯特一直晃来晃去,没错,而且是一直在她眼前晃来晃去。

“对着镜头笑一个~”基尔伯特柔声说,笑得能数清楚十六颗牙齿。
他拍下了一张阴沉晦暗的脸。
“现在你的相片能登上本大爷的《俺样日记》了,想象一下标题是什么?”
他笑嘻嘻地扬手在空气中写着字。
“神经病匈牙利娘们儿处于经前综合症——人民群众死于交叉火力,听起来帅呆了?”
“我郑重地考虑在你睡着的时候杀了你,贝什米特。”伊丽莎白坦率地回答。
俗话说得好,“诚实是上策”,即使面对的是基尔伯特这样的笨蛋也一样。
“哦哦哦哦~~~人家好怕怕啊~~”她也恨他这种嘲讽的假笑,那种毛骨悚然的笑法真应该被定性为非法的。
“我能碰碰后脚跟三次,期盼奇迹发生送我回家么?”2
伊丽莎白没有回答基尔伯特捏着嗓子提出的伪娘问题,转而低头看自己还没完成的论文。
真不知道这小子为什么把自己叫做普鲁士人,因为他现在根本就和兄弟一样是德国人了——但是,她从来没要基尔伯特解答过这个疑问,那样意味着她必须和变态基尔有一番严肃而理性的对话,仅仅想象一下就够恐怖的了。

说实在的,她痛恨自己的专业。
当她把无用的草稿擦掉的时候,她又一次咒骂起来,匈牙利姑娘搞不清楚自己犯了怎样一种神经居然选了通信工程作为大学专业,而不是她所喜欢的时尚设计和烹调艺术。
(她的时尚品位绝对是一流的。以前她用豆丁意做模特设计女装,虽然他是个guy(男孩)。现在呢,意大利长大了,变成了一个gay(同性恋),而且还是她最大仇敌的弟弟的男朋友——她的人生圆满了。)
伊丽莎白偷偷瞥了基尔伯特一眼,他把玩着手里的相机,哼着类似于德国战歌的调子。
不,她的人生还没圆满,眼中钉肉中刺就在眼前,罗德里赫也还没和她结婚。

“罗德里赫哪儿去了?”基尔伯特突然皱着眉头问到。
他打了个响舌,又按下了快门。
“你是不知怎的在后院迷路了么?失败者。”
“首先,我没弄错方向,失败的是你,”伊丽莎白回应道。

没错,她仍然记得上次的墨西哥之行,他们最后到达的地方居然是……加勒比海。完全是因为,自以为很聪明的笨蛋基尔给了船长一张完全不对的地图。
现在路德维希和罗德里赫已经连车都不许他开了。

“其次,你他娘的……”她突然以拳头遮住嘴巴,装作咳嗽的样子。
一个真正的淑女是不能滥用脏话的,“……你知道我那时候在想什么吗?”
基尔伯特转动着恶魔般的红眼珠。“因为你就像一本敞开的书本似的一目了然,亲爱的,”他反唇相讥,“我翻页的时候才不管你在想什么。”
捏在她手里的铅笔“啪”地一声断了。
该死,为什么会把平底锅放在家里了。
此时此刻,伊丽莎白为放弃了自己的好战友平底锅而深深懊悔着,罗德里赫认为一个女人家随身带着平底锅实在太奇怪了,虽然说得在理,但自己真不应该就这么乖乖听话。
“我真希望你被一辆高速行驶的日本车给撞了,”她没有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然后呢,你就嗝屁了。”
“一直在嗝屁的明明是你,神经病匈牙利娘们儿,”基尔伯特断言。

这场死蠢的争吵被基尔伯特口袋里突然响起的铃声打断了,铃声用的就是刚才基尔哼的那首歌。
他用炫耀的神态掏出黑色手机。“喂,我是普/鲁/士。”
“普/鲁/士早就完蛋了,基尔伯特。”伊丽莎白也学着基尔一样邪恶地转着眼珠。“放弃这个国家吧,变态。”
“嘿!你就在这儿过夜怎么样?别再用你的经前综合症来折磨本大爷的人生了。”白头发的年轻人反驳道,抽痛似的笑了一下。
他又动作灵敏地靠近听筒:“你说什么?哦,不是,你的神经病女友怪罪我不是普/鲁/士,苍天作证,本大爷是多么普/鲁/士!那地方当然存在了!上帝啊,你也曾经觊觎过West,是不是?”他危险地眯起眼睛。

哦,罗德里赫。
没有任何必要去怀疑伊丽莎白对这个男人的爱,虽然他是一个疑似同性恋的男人,又是一个很自我中心的男人,而且还有着一个令伊丽莎白略微苦恼的“靓点”。
她没有“靓点”,不过,也很漂亮,不是吗?
(此外,那“靓点”其实就是个痣,每次罗德里赫在对她滔滔不绝地演讲时,她都会分散注意力,觉得根本就是那颗黑痣在说话。)

“……后院,”基尔伯特还在用那聒噪的语调讲电话。
上帝啊,她可真想把他搞残废了,搞成个人豸什么的。(然后她就可以诱拐他可爱的肌肉男弟弟。)
“没有,我们不在咖啡厅里,傻瓜。”
“不要说我男朋友是傻瓜!”伊丽莎白气势汹汹地向基尔伯特扔橡皮。
“不要说人家的男~~~盆~~友~~~是傻瓜。”基尔伯特夸张地模仿着,试图激怒伊丽莎白。
“你就是经前综合症——我在说你女朋友,罗德里赫,不是说你。”他捂嘴窃笑着。“蠢死了。”
“他正过这边来吗?”伊丽莎白眨着棕色的眼珠问。“你说话总跑题,变态。”
基尔伯特哼着鼻子说:“你就不能闭上你的破嘴吗,在我听来那就好像,‘Ó Gilbert, miért nem fogsz szeress?(哦基尔伯特,你为什么不爱我呢?)’”
他的匈牙利语说得真标准,成功地使伊丽莎白把一本书扔到他脸上。“……哎呀!”
“我恨死你了。”伊丽莎白假装平静地说,拿回刚才的书,优雅地把上面的血迹擦干净。
她为买这本书可花了不少钱呢——基尔伯特连半本书钱都不值。
红眼睛男人捂着鼻子,细小的血珠儿正往外渗。
“罗德里赫!”他生气了,对着电话大喊大叫。“你家大猩猩——我的意思是,你的女朋友——刚才朝本大爷脸上扔书!你能不能现在就让她死一死啊!”

“不能。”一个声音从阶梯教室的门口传来,是贵族的声音。
罗德里赫坐在褐发女孩的身边,转动了一下手腕,“嗒”地关上了手机。
“罗德宝贝儿,我最好的朋友!”他夸张地招呼着,就好像刚才他并没有把伊丽莎白搞得像活在地狱里,“你终于找到我们了!”
“这是显然的,笨蛋先生。”罗德里赫亲吻了伊丽莎白的脸蛋,展露了一个小小的微笑,“我觉得自己已经开始痛恨乐理课了。”
“或者别的什么。”她笑嘻嘻地回答。
在任何人眼里,她男朋友都是个最标准的的都市美型男。(挑剔的弗朗西斯大叔除外)“今天的课是讲贝多芬?”
“当然了。”罗德里赫轻哼了一声,在眼镜片后眨着眼睛。
“有时我觉得大家都在相信着路德维希的阴谋论,因为我认识的每个人都有种错误的印象,认为贝多芬是德国人。大错特错,贝多芬其实是奥地利人。”
“我不是袒护West,因为他纯粹是个傻小子,”基尔伯特插话说,百无聊赖地盯着自己的手指甲。
“但是,贝多芬完全是个德国人。贝多芬死后,爷爷3才建起West的,所以他是个德国名人。4”
“那你在那之后被叫做什么呢?”伊丽莎白轻蔑地问。
她真的很想知道是谁给孩子起名叫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并且期盼着这人成长为一个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混球。
“二战后,有些普鲁士人就消失了,比如说基尔伯特你?”
基尔伯特向她投去厌恶的一撇。“告诉你实话吧,神经病匈牙利娘们儿,”他用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语气说,“本大爷的名字帅呆了酷毙了,就像本大爷这个人一样。”
“你爷爷肯定是疯了,把你……”罗德里赫用手捂住了伊丽莎白的嘴,神情十分谨慎。
“如果您用了不端庄的语言,”他说,哦天啊,不是他,是那颗黑痣开始说话了,“就会把自己降低到和他一样的层次。请相信我,您不会想降低到那个层次的——变态的色狼。”
“本大爷不是色狼!”基尔伯特气呼呼地反驳,“本大爷只是在社团里比较活跃而已。”
“您至少已经被三栋宿舍谢绝靠近了,因为您一直透过窗户偷窥,趁着弟弟裸体的时候偷拍——”
基尔伯特生气地挥着拳头说:“那是因为他不是一个人!”
他想把自己描述得更正人君子一些,但显然失败了。
“我是说,West整天闷闷的,不跟我说心里话!本大爷实在没想到他居然和费里西安诺发生了那种关系。”
“首先,”伊丽莎白像检察官一样手指向基尔伯特,“那不是一个可以接受的借口——当费里西安诺和路德维希享受爱情的时候,你的确打扰了那两个人的爱情领域,笨蛋。”
她伸出两个手指,晃动着,“第二,你为什么要拍自己弟弟的裸照?”
“我想知道他的身体状况?”基尔伯特犹豫着说,然后他抬起一只眉毛,“等等,为什么本大爷要回答你的问题啊?你只是一只疯狂的欧洲小鸡仔儿,非要拆散我和罗德里赫!”听起来挺悲伤的,因为他罕见地严肃起来。
“我们之间已经完了,笨蛋先生。”罗德里赫鼻孔冲天地说,看起来傲慢而自负,几乎毁了他高雅的形象。
伊丽莎白笑着补充:“他已经不再是你的GAY男友了。”

她很开心,因为基尔伯特的痛苦是她的第二欢乐来源。(第一欢乐来源是朋友们的笑容。)“其实他终于找对了口味。”
基尔伯特一时语失,睁大了红眼珠。
他没想到她居然会这样说,刚才他太自负(像罗德),还有些娘娘腔(很像罗德。)
(果真是异性相吸?)

“如果你要坚持所谓口味的话,”基尔伯特最终笑嘻嘻地开口了,“那么,显然罗德宝贝儿应该开张新药方,因为他的眼镜都会因为悲愤而碎掉的。”
他突然又快速地偷拍了她的表情,“嗖!神经病匈牙利娘们儿!”
罗德里赫跷起二郎腿,低头看表。“你知道她的名字吗?”他用手背支起下巴,平静地问。
“当然知道了——永远处于经前综合症的神经病匈牙利娘们儿。”基尔伯特对着刚才偷拍的照片嗤笑着回答。

伊丽莎白认真地考虑在这小子睡着的时候拿一把锯子谋杀他。那粗体字很重要,请诸位相信这一点。
想来也不会有人怀念他,因为他总是“占领别人重要的地方”并且从窗外或者通风口一类的地方偷拍。
也许弗朗西斯欣赏他这种做派,那也只有他会怀念这变态——其他人都会很开心的,说不定连路德维希都会。

“你弟弟喜欢你吗?”她突然笑着问。
基尔伯特眨眨眼,眉毛慢慢地拧起来。
“嗯,”他抓挠自己白金色的头发,“……我猜是的?虽然他把我从公寓里赶出来了,是因为我太滥用他的宠爱了,或者别的什么——但是我仍然很生气,因为中港兄弟推销给我的那堆废品太占地方,让我搬家的事情成了个大工程。”他很厌烦地说,“然后罗德里赫搬进来了,没这么欺负人的吧!简直得寸进尺!他X的West究竟怎么想的?”
“也许他只是想要一个理智的同居人,而不是具有神经病倾向的偷窥狂哥哥?”罗德里赫提议,往上推了一下眼镜。
伊丽莎白总有一天要嫁给这个男人。他是那么地完美,美得她可以忽略他那著名的同性恋倾向。
基尔伯特轻蔑地说:“所以,和一个有洁癖的菊花钢琴家住在一起说明他的生活品质升级了么?”
“没错。”罗德里赫对着地板冷笑着,“我承认我是有洁癖,灰尘不会产生别的,只能把东西弄脏而已。”他装作呕了一下,捂住自己的嘴。
伊丽莎白戳了一下他苍白的脸蛋,宠溺地说:“你可真GAY呀。”
“和您在一起当然不会了。”罗德里赫努力保持脸上的微笑。
基尔伯特一时双目交叉舌头打结。“Gay,”他像个复读机似的重复。
“我实际上的意思是,他是个可爱的小傻瓜。”伊丽莎白的笑容有点儿崩坏,“那不是Gay——你才是。”
“我——不——是!”他拖长声调反驳。
然后,这两人陷入了孩子般你来我往的吵嘴怪圈中。
“你——就——是!”
“你——胡——说!”

“请不要吵了。”罗德里赫举起一只手,呼唤宁静与秩序,“马上,停止。”他背靠在椅子上,再一次看手表,“莉莎,您还没写完论文吗?”
论文……?伊丽莎白低头看面前的纸,几乎还是空白的一片,上面潦草地写着一些关于电信这个科目自相矛盾的话。
“嗯。”她在最后一个句子上点上了句点,“当然完成了。”
她的借口?爱是一切不负责任的借口嘛!看看那个瑞典男子贝尔瓦德——他为了爱把冰球冠军的头衔都扔了!5

“那我们走吧。”她的眼镜男友说,站起来后立即整理衣服的下摆,好像怕被那平民的椅子传染了老土的毛病似的。
伊丽莎白也站起来,把论文塞进背包里,整理了一下窝进领子里的棕色长发。
罗德里赫像个真正的绅士般弯曲胳膊,而她也笑嘻嘻的挽住了他。

这是多么美好的一天啊,特别是现在他们离那个傻瓜条顿骑士越来越远了。现在她享受着耀目的阳光,飘荡的白云,和校园里四处闲逛的各个种族的学生擦肩而过。
她太快乐了,不禁绽放出一个幸福的笑容。
一道闪光晃过她的眼睛。
“匈牙利哥斯拉笑了——超级崇拜贝多芬的奥地利人死亡在即!”基尔伯特从教室的窗口那儿大声嚷嚷着,又拍下一张照片。
他笑得花枝乱颤,魔力四射,哦,也许任何形容词也无法贴切地形容那个笑容。“这是最新的标题——比之前的还要帅气,对不对?对不对?”
伊丽莎白皱起眉头,抓紧了男友的胳膊。
切,眼下最重要的是享受这美好的一天。



第二章


路德维希居然发短信问她,基尔伯特跑哪儿去了。他已经两个小时没有收到笨蛋哥哥的抱怨,简直太反常了。

“我也不知道,”她选择回电话,而不是回短信,“我其实真有点儿希望他就这样消失呢,甜心。”
“哦,”路德维希低沉的声音蕴含着担忧,伊丽莎白真想抱抱他,“我很遗憾,伊丽莎白——但是,我想为他送我的两张票致谢。”
伊丽莎白冻结了。“他……他给了你什么东西?”她问,眼睛睁得大大的。“看在上帝的份儿上……嗯,好吧,他想干嘛?”
“那个……正如我刚才所说的。”路德有点儿难为情地承认。
“那是什么票?去地狱的入场券吗?你也知道他是撒旦的人间使者,对吧?”
路德维希低声笑了:“他同时也是我哥哥。”

哦~小甜心可不像是被那个恶魔哥哥抚养长大的。
路德维希那么可爱、善良,特别是面对甜美的费里西安诺和漂亮的本田菊的时候。
如果忽略他高大的身材和结实的肌肉,还有那颇具压迫感的外表,他其实根本就是只大号泰迪熊嘛~
(相比之下,他那个笨哥哥发火的时候真的像只熊,还是山里的那种,切。)

“——是音乐会的门票,”路德维希还在讲话,伊丽莎白不得不把自己的思绪从圣玛利亚的脏东西(注6)那儿拉回来,注意聆听那低沉的声音,“虽然他没告诉我音乐会的内容是什么,罗德里赫正在进行乐队排练,所以我也没法问他。”
“……”伊丽莎白无语了。也许基尔伯特说的是对的,他弟弟脑子里也都是肌肉,智力就和德国产的香肠那么短,“……你……你不能拿你哥哥给的东西,路德。那会发生很不好的事。”
“不是我要拿的,其实,是他自己给我……”
“那就更糟糕了!”她强调说,叹了口气。“好吧,也许是我想得太严重,毕竟我是那么讨厌关于他的一切。”
“我看出来了。”路德维希面无表情的回答。
他的声音在电话里变得兹啦作响,刚才他肯定是走到了一个信号不太好的地方,“他让我定个时间,但是我不知道费里西安诺想不想去听钢琴音乐会。”
哇塞。伊丽莎白努力抑制着自己的欢呼,这个大男孩实在是个太贴心的男朋友了。

(虽然他并没有把自己和费里西安诺的关系定性,但是每个人,甚至包括食堂的大娘,都知道他们彼此相爱。)
(如果她和罗德里赫分手——当然那不可能发生,永远不可能——但如果真的那样,就等于自动把罗德里赫推到了他的同居人路德维希那里不是吗(上帝啊多么狗血),虽然路德现在和自己的小意/大/利恋人之间那么甜蜜可爱呢。)
(她也不是没做过第三者,而且还是把弯男掰直的强悍第三者,罗德里赫上次很严肃地跟基尔伯特说,他们之间已经完了。)

“我确信费里西安诺会想去的。”她靠在厨房的工作台上,笑着说,“你绝对能搞定他。”双关语?嗯哼,当然了。
“哦,好的。”路德维希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屈服了,又像是紧张。“如果你这样说的话——”
“绝对没问题。”伊丽莎白总有一天会绑架这个可爱的小伙儿。

(当然,从历史上来看,德/国这地界儿并不总那么可爱。当他们都还是乳臭未干的小孩时,伊丽莎白恨不得把基尔伯特从楼梯上推下去摔死。但是,时间改写了这一切,当那个迷你撒旦•基尔伯特逐渐长大,变得成熟,并且领养了这个真正对上帝忠诚的弟弟。她真的很为他开心。)

“好的!”然后电话里响起哔哔的声音。“对不起,伊丽莎白,好像有电话插播进来了,我们就谈到这儿?”
“有消息我会给你再打回去,甜心。”大姐姐笑着说,虽然路德维希根本看不到,“玩儿开心点儿啊!”
“谢谢。”电话从那边挂断了,伊丽莎白也优雅地转动手腕合上了手机。
没错,这是从男朋友那里学来的,如果事情一直这样发展下去的话,就让她变成罗德里赫那样看似高贵实则龟毛的脾气,也没问题!





第三章



好几小时过去了,还是没听到那个变态的消息,或者他相机的喀嚓声。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真的失踪了。
奇怪,基尔伯特打的什么鬼算盘?伊丽莎白轻轻敲着下巴,然后拿出平底锅准备做晚饭。
如果基尔伯特真的在做计划,肯定是个可怕的恶作剧。
首先,他从不无缘无故地送人礼物,对象是弟弟的时候也一样。现在他这样做了,肯定要有人受害,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其次,他总会在这校园里的某个角落,如果听到因为疼痛而发出的抱怨或者叫喊的时候,你就很容易找到他。

但这次不同以往。
嗯……难道她的死期将至?
他们之间的斗争的确比普通的仇敌更火热,特别是她抢走了他的男人之后,那小子就和只公牛一样把角对准了她。

“无论如何,”她鼓起腮帮子,用力把平底锅从餐具柜里抽出来,熟练地挥舞着。
“他不可能对我做什么——他不可能进入这个公寓!”只有罗德里赫有这屋子的备用钥匙,虽然他搬走了,因为他认为和女人同居是不是君子所为。
他真够gay的;有时在伊丽莎白眼中这也正是他有趣的地方。

她正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搭在她的肩膀上。
不用说,她像每一个自尊自爱的女孩那样被吓坏了。
“啊——!”她大叫出声,使劲挥舞着平底锅。
然后,随着一声金属碰撞人肉的声音,对方轰然倒下。完美的一击!

“这……这是怎么回事?”女孩用手捂住仍在怦怦跳的心口,气喘吁吁地说。
“上帝啊!你这女人!”被她打中的目标艰难而愤怒地站起身,手抓着脸,调整下巴的位置,“你这神经病匈牙利娘们儿!”

聒噪喧哗的声音。
刺眼的白金色头发。
恶魔般的红色眼睛。
——只能是他。

“……基尔伯特?”伊丽莎白睁圆了眼睛。
“基尔伯特?是基尔伯特?”
“拜托你省省吧,别总重复我的名字了好吗?当然本大爷是那么地英俊,所以能理解你被吓到了。罗德里赫总说,每次他想挑逗你的时候,都因为那不是我而告终。”基尔伯特从鼻子里轻哼了一声,把脑袋歪向一边,仍然摩擦着自己的脸。
“现在,我有个更好的标题了——你,刚刚,用平底锅,拍了我。”他生气地说。
伊丽莎白不知他为什么会在这儿。
“实际上,标题应该是这样,”她模仿他在空气中写字的样子,“偷窥狂普/鲁/士人突然闯入学生公寓——为了夺回他已经失去的老情人,现在它是个和本姑娘一样美呆了的标题。”
“神经病。”基尔伯特把下巴转了半个圈,校正回原来的位置。“你有什么问题就问,哎呦!”
“你在我房间里做什么?”伊丽莎白抱起胳膊,手中仍紧握着平底锅。这种情况下平底锅真是太有用了。“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要给你备用钥匙,贝什米特。”
“切,这当然不是我的钥匙了。”基尔伯特露出了通常在算计敌人的时候才会有的那种笑容。“这是本大爷帅呆了的计划中的一部分,你看——”
“你总是有一些什么帅呆了的计划。”她就像有灵异第六感似的,“但是那些计划总是失败,所以你干嘛要一直制定这些蠢计划,白痴。”
“嘿!闭嘴!”基尔伯特的半张脸都开始淤血变青了,都拜那中国产的平底锅所赐,“好的,所以本大爷帅呆了的计划它绝对是——帅呆了!首先,我说服罗德里赫参加校园管弦乐队的表演,在莫扎特大礼堂,这部分很容易。”他扶着下巴,嘻嘻笑着,“然后,我送给West两张票,就是罗德参加的那场演奏,然后教给给他一些怎么邀请他带着男朋友一起去……(啰嗦ing)怎么压倒费里西安诺(继续啰嗦ing)……”
“你知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把路德维希吓坏了!”伊丽莎白皱着眉头打断基尔伯特的滔滔不绝,“他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因为你突然对他那么好。”
“我也搞不清怎么回事,毕竟我原本就是这世上最英俊最亲切的哥哥。”他点点头,对自己表示赞同,同时在胸前抱起双臂,“好了,回到本大爷的计划上来!所以说,他们两个都离开了,我就可以完美地占领罗德里赫重要的地方!哈哈哈哈哈!”

她真希望他马上闭嘴,他越说越让人觉得闹心。
“然后,我偷偷拿到你的钥匙——他们叫你什么来着,伊丽莎白是吧,虽然那根本不是你的名字——然后来到了这儿。哦耶,一切都完美极了,本大爷是不是像小鸟一样帅气?”

伊丽莎白慢慢地抬起双眼:“……我再问一遍,你为什么要来这儿?”
“……”基尔伯特似乎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
“我,呃……”他装作咳嗽的样子,红色的眼睛游移不定地看着厨房的某个角落,“我……想要张照片。”
“你想要什么?”
“我说了是照片!你这神经病!”基尔伯特凶狠地大吼,却窘迫地红了脸。
“就像是‘喀嚓喀嚓’这样,嘿!本大爷的镜头都快被你给丑•裂•了。”
伊丽莎白眯起了眼睛,“你是想拍一张我的裸照吗?你这变态?”她坏心眼地继续说,“因为你已经在那个什么《俺样日记》里贴了9001张我穿着衣服的照片!”
“可那些照片都不够好!”他挺直了脊背,妄图用身高差来恐吓面前的女孩。

(这可没用,因为他的弟弟看起来好像比他高了好几英尺似的,所以伊丽莎白感觉不到丝毫压迫感,跟路德维希相比,他只不过是只拉布拉多犬罢了。)

“不够好?”
“你肯定是爱上本大爷这悦耳的声音了,怎么每件事都要我再重复一遍呢。”基尔伯特大声抱怨说,“我想要张更好的照片,神经病匈/牙/利娘们儿。我现有的每张照片上,你都皱着眉头,或者看起来像是经前综合症的样子,或者是,呃,板着你的名字那样的一张老处女脸(注7)。”
他眼睛看向地板,双手紧紧插在上衣口袋里。

“……”伊丽莎白几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抱歉了基尔伯特,但是,请问我男友知道他的前男友在我眼里就是个gay吗?”嗯,她说了她只是几乎不知该说什么。
“在你眼里我不能是个gay!”基尔伯特觉得这个结论简直糟糕透顶,“本大爷只是想要张好照片而已!该死!”
Gay. Gay. Gay.“这个我明白。”伊丽莎白决定忽略心里响起的那首gay之歌,“你也有罗德里赫的照片对不对?”
“呃……废话。”Gay. Gay. Gay. Gay.“你干嘛这样看着本大爷,就好像你有第六感似的?”
哦是啊,笨蛋先生,罗德里赫肯定会从你的行为中获得一种严肃谨慎的快感吧。
“因为你对我来说就是个gay,”伊丽莎白轻松地笑着回答,“现在一切都有合理的解释了。”
基尔伯特抬起眉毛,“什么?”他用强硬的口吻说,“我对你来说不是个gay——你是个姑娘!哦不,是个娘们儿,所以本大爷不是gay!”
“你对我来说也不能是个直男哦——因为你现在的作为就是个gay的行径!”

她忍不住了,棕发的女孩笑了起来,她抬起一只手试图遮掩。
那是从来没在他面前流露过的,这样灿烂真诚,阳光般的笑容。

一道闪光。
快门的声音。
基尔伯特胜利的坏笑。
他抓着相机,为那毫无意义的马鹿计划而不断按快门。
“新标题,”他的嘴都快咧到耳朵根了,“神经病匈/牙/利娘们儿笑了——欧/盟解体,世界末日即将到来。是不是有史以来最帅的题目呢?”他得意地放声大笑。
伊丽莎白震惊得呆愣在原地,天啊,她居然在这个男人面前流露出了弱势的一面。





这次她是说真的。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必须得死。




END



译注:
1、题目Status Quo Ante Bellum源于拉丁语。这里是指奥匈帝国在奥地利继承战争后,割让了贵族“重要的地方”——西里西亚。
后来奥匈帝国试图在七年战争中重夺西里西亚,恢复战前秩序,可惜没能成功……
2、“我能碰碰后脚跟三次,期盼奇迹发生送我回家么?”是《绿野仙踪》中的名台词,阿普你又马鹿了……
3、爷爷指建立德意志的铁血宰相俾斯麦,作者随便编了个称呼Grandpa。
4、贝多芬的确是德国人,但其一生大多数时间在维也纳渡过,所以有此争论。
5、这个NETA应该和09年世界冰球锦标赛相关,这次比赛是在嫁家里举行的,然后旦那作为传统强队……怎么样了呢?抱歉这个废柴翻译没有搜到Orz
6、圣玛利亚的脏东西是指……呃,普鲁士的前身是条顿骑士团,而条顿骑士团的前身又是圣玛利亚骑士团,本家也说过“这样(阿普以圣玛利亚为名)圣玛利亚都会哭的。”
7、指伊丽莎白一世,终身未婚,所以阿普说801姐像她的名字一样板着个脸。

theme : APH国拟人
genre : 漫画卡通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04 | 2018/05 | 06
Su Mo Tu We Th Fr Sa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自我介绍

索玛苏

Author:索玛苏
主萌露中、米英、普匈、法贞、北五,排名有先后。最大特点是无节操。CP可逆也可拆。
R18设定为好友可见,超过18岁的请加我好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