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匈奥】你也加入的话就不是尾行了!(BG·三角·短篇完结)

BG警告!!!不能接受BG的同学现在可以点小红叉了……

作者:redwalgrl-RG(美)
翻译:索玛苏
校译:ygrdcd
授权:Oh wow, thank you so much! I would love to see Turn Off the Audio translated into other languages!
Feel free to translate it and post it up where you want, but please send me the links! I'd like to see where my fic goes, after all.
Thanks again!

发表时间:2009-4-17

作者:正体字的部分是回忆,粗体字是现在。请原谅时间轴上的混乱,我写的时候也觉得乱了。感谢您的阅读!









《你也加入的话就不是尾行了!》



“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你在她上面呢。一般都是她抽打你啊,罗德宝贝儿。”
“笨蛋先生,可以请……请你闭嘴吗?”
这真是与贵族式的禁欲大相径庭,也让坐在床角上的基尔伯特觉得更滑稽了。
他们不总是这样,当然了——伊丽莎白第一次发现被偷窥的时候,差点儿没用平底锅拍死他。
而他呢?只能一溜烟逃回West那里,试图掀起另一场世界大战(顺便说,并不那么顺利)。
但是,现在一切都风平浪静,只要他不多嘴,伊丽莎白默许他在旁边静静看着。

尽管她抓起一只鞋扔向基尔伯特,却被对方轻巧地闪避开来。
“你们俩记得那一次吗?你们知道我说的是哪一次。”
“是在我们结婚以后吗?”伊丽莎白问,她仍然目不转睛地看着罗德里赫,好像再次见到他很激动似的。
即使在做爱的时候交谈,她的声音也仍是这么爽朗而流畅。基尔伯特觉得她简直就是个不可思议的变态。

“他看到过?!”
“嘿嘿,本大爷可是看到了一切哦,罗德宝贝儿!”基尔伯特开心地笑着。
他弯曲双臂,垫在脑袋后面,看着这美妙的二重唱完全一致的动作。
也许有一天他们会让他加入。不,不可能,伊丽莎白这个自私透顶的娘们儿,她坚持罗德里赫可爱的小菊花也完全是属于她的。

他回忆起童年的时候,他们俩就躲在罗德里赫的窗户底下,嘲笑这个贵族少爷的钢琴演奏。啊,过去的好日子……是啊,在他发现伊丽莎白是个女人之前。
这丫头过去多爷们儿啊,现在想起来也雷得他不轻。

“我是说那一次,想一想,莉兹(伊丽莎白的昵称)——神圣罗马离家出走,然后死了——的第二天晚上。
“别……啊……别这样说,基……基尔伯特,”罗德里赫从紧闭的牙缝中呢喃。
基尔伯特歪了一下脑袋。“哦对,你不想回忆起自己含辛茹苦把他拉扯大的那些日子,是吧?”
伊丽莎白阻止了一场争吵的到来,用一个吻封住了罗德里赫的唇。
基尔伯特夸张地转动着红眼珠。“现在我来讲,你们静静听着就好了。本大爷的故事总是最帅气的!”
“请讲。”
“神圣罗马离开你家的那天早上,费里西安诺比以前哭得更凶了……”




他盯着她把房间上上下下地打扫了一遍,甚至连烛台都一一抛光打磨。
他盯着她穿着那么大而沉重的裙子,却轻快地移动着步伐,好奇她是怎么做到的。
在他心目中,伊丽莎白一直是“他”而不是“她”,这家伙怎么突然间变成了一个完美的女人?
基尔伯特坐在那个一贯舒适的老位置上——钢琴室外的大树上的某个树枝,透过玻璃窗怒视着罗德里赫。
“他把她从我身边带走了,”他撅着嘴,绯红色的眼珠尾随着那个男人的背影,直到他走出钢琴室。
“伊丽莎白曾经是我最好的哥们儿。他干嘛就这么把她从本大爷身边抢走啊?”
他们已经长大了,他心里明白她总有一天会走的,也许下一次就是兵戎相见……
但此时此刻才是一种终极的背叛,她难道不知道他是多么痛恨罗德里赫吗?那个臭小子总是在基尔伯特家的私事里掺上一脚,甚至想控制路德维希!
路德还是个小屁孩,啥都不懂,所以最后还是基尔伯特把罗德里赫骂走了。

接下来是伊丽莎白走进了钢琴室,一边用鸡毛掸子打扫着钢琴,一边哼着外国小调。
基尔伯特觉得调子很熟悉,但是想不起这是什么歌,可能是罗德里赫作的曲子吧,他一边想,一边对钢琴投去阴暗的视线。
“死丫头为什么不来探望我?她甚至都不给我写信。”
也许是罗德里赫不准她写,这个独占欲混蛋!
基尔伯特气鼓鼓地用手撑着下巴。他该走了,路德维希自己在家真让人不放心,那个小家伙会把那些邦国给搞得乱七八糟的……

他已经开始从树上往下爬的时候,突然听到屋子里交谈的声音。
那个低沉些的显然是罗德里赫,另一个是伊丽莎白(比他记忆里的声音更女人——也许是因为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她是个姑娘?)
他又爬上了宽大的树枝,揪下了一些阻挡视线的枝叶。
罗德里赫手放在钢琴上,轻巧地抚着琴键,这时伊丽莎白越走越近——基尔伯特猜想她是要夸奖罗德的曲子写的好吧。

突然,那优秀的钢琴家略微侧身,一个吻印在了她的唇上。
显然她和窗外的基尔伯特一样震惊,他们俩惊讶的表情如同一面镜子的表里(也许基尔伯特的更多了些惊恐)。
“什么!他好大的胆子!”
他很想知道罗德里赫什么时候决定伊丽莎白是属于他的,但是很快发现现在打断思路去想那个问题不太明智。
罗德里赫一边说着什么一边靠近,双手调整着女孩的女仆套袖。她脸红了,基尔伯特伸长脖子试图看得更清楚些。

“他们是要做那件事吧。Oh God,他们是打算要做了,就在这儿。”
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声音中的恐慌,但只是一霎那——一贯冷静的条顿骑士当然不能在这种方面露出怯懦。
节欲是一种美德,毕竟,大爷我还是有一些价值观念的。
可是……
"Oh God,"当伊丽莎白解开那个男人的领带,开始脱他的外套时,基尔伯特呼喊着。
"Oh God,"当罗德里赫脱下那个女人的围裙,拉下她裙子背后的拉链时,基尔伯特呼喊着。
"Oh God,"这位先生的呼喊已经变成了一首宁静的圣歌……
也许他的本意只是让这一切提醒他缅怀过去——他曾经,现在也是——但不管怎么说,基尔伯特觉得有一股热流聚集在他的下腹部,并让他不舒服起来。
"Dear God..."

显然罗德里赫不想在他的钢琴上做这件事,他引领着伊丽莎白去到了房间尽头的沙发床上。
(“该死!本大爷看不见了!”)
基尔伯特从树上滑下来(姿势笨拙得要命,虽然他不承认),快速地小跑到窗边,从窗缝里偷看。
没错,这样更清楚了。
“等等,他为什么会躺在下面,我以为这小子会……”

他的思绪骤然凝滞。
眼里看到的景致是,伊丽莎白骑在罗德里赫身上,技巧高超地律动着。
这不是她的第一次了,对吧?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看起来罗德那小子也爽得要死。
“混蛋!”这次他的声音听起来真的很恐慌。
臭小子怎么这么容易就把伊丽莎白给骗到手了!他怎么做到的?
从前,基尔伯特一旦表现出浪漫或者思春的行为,总是被她揍得半死。
"God,"他又重复了一句。

随着床上那一对的律动,他的手指也在下面移动着。
他不禁想到伴随着音乐家的“音乐”,这将是一首多么完美的——交响曲,是由那两具身体所演奏的。
哈哈,本大爷终于也能文艺一把了——像奥地利人一样!
“咦,我这是在干什么呢?”基尔伯特停下手里的动作。
“该死,我可以跟他们俩中随便哪一个【哔——】!本大爷不必站在这儿干看着!”

“……你听见什么声音了么?”
那一双璧人发现左边的窗户打开了。
"Oh. Shit."基尔伯特用一句话概括了一切。







“……然后本大爷就做了想做的一切!哈哈哈哈!”
罗德里赫和伊丽莎白停下了动作,转头看着基尔伯特,两人脸上都是愤怒的表情。
“你讲完了没有,笨蛋先生?”罗德里赫问。
“当然没有,我正想讲另一个故事,有一次伊丽莎白用绳索把你……”
“砰!”地一记平底锅必杀,基尔伯特面朝下倒在床上,晕了过去。

“我们能继续了吗?亲爱的莉莎。”
“我想可以了,罗德宝贝儿。”
“请别用他起的绰号称呼我。”
“嘿嘿……我想这也算一种情趣呢……”





(FIN)

theme : APH国拟人
genre : 漫画卡通

tag : 短篇 普匈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06 | 2018/07 | 08
Su Mo Tu We Th Fr Sa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自我介绍

索玛苏

Author:索玛苏
主萌露中、米英、普匈、法贞、北五,排名有先后。最大特点是无节操。CP可逆也可拆。
R18设定为好友可见,超过18岁的请加我好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