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米隐露中】穿越夜色的街灯(01-02)

主CP露米,隐露中。

涉及的CP:米英、朝菊、立露、白露、立白

避雷点:

女装阿尔弗雷德

脚踏两条船的伊万


本文是《崩溃吧阿梅莉卡》的姐妹篇。两篇文章时间轴同步,只不过POV不同,本篇是伊万视角,另一篇是阿尔弗雷德视角。这篇比较压抑,主要是心理描写;那篇欢乐并且主要是情节描写,最好结合着一起看,否则有些地方看起来会很莫名其妙。对CP党来说可能遍地都是雷,请一定要小心。


(N天前的聊天记录)



somasue: Alfred is so cute, like a…virgin. Any chances of RussiaxChina?

VIITheChario:Hahaha, thank you XD
And yes, it is implied that there is RussiaxChina. BECAUSE WHO CAN RESIST WANG YAO?
I might do more with this later, but I have no idea how to go about it.

Somasue: Do you think Ivan DID love Yao?

VIITheChario: Yes, Ivan did and DOSE still have feelings for Yao...

(N天后我这废柴才跑去看更新)

Somasue: OH MY GOD! Ivan is a DUDE! Poor Alfred! Poor Yao! Poor Arthur! Can’t wait to read more.X3

I eagerly want to know what will happen between the five.

VIITheChario: I eagerly want to know what will happen too O_O - I'm having trouble deciding how to end this!








授权了!我忍不了了,反正是自己博客,翻了多少就放多少吧。可能有不少错误,想看比较像样的版本请等我整理后发到LP上……





作者: VIITheChario(美)

授权:Wow, that'd be amazing! I'd love to hear what Chinese fans think of this! You have my full permission Somasue! If you need any help with it (though I really don't know what I could do...) please ask!

(这篇必须要解释下开头,伊万去阿尔弗雷德家里度summer,但是被阿尔弗雷德看到了伊万和王耀那啥的照片(爬墙证据),然后阿尔弗雷德怒了,把伊万赶出家门。)



【正文开始】









穿越夜色的街灯











01 一间宾馆的房间



“让他住宾馆吧。”我相信阿尔弗雷德是在告诉本田菊那小子他不用和我待一整夜了。阿尔弗雷德甚至说他会付钱,然后把我一个人扔在那儿。


当本田菊开始讲电话的时候,我闭上眼睛。阿尔弗雷德应该很快会记起我拥有超乎常人的灵敏听力,所以他们所说的一切,对我而言都不是“秘密”。或者,他已经想到这件事,他是有意让我听到的?目的当然是要置我于更痛苦的境地。或者,他已经变得诡计多端,完全不是过去那个直爽而愤怒的性子。但他所谓的“聪明”或“狡诈”都缺乏某种策略性,上一秒志得意满,下一秒就可能全面崩盘。不知何故,我怀疑这样的里人格在他身体内是存在的。

我听到本田菊的脚步声,他走向另一个房间,远离他“不受欢迎的客人”——就是我。我背靠在客厅的皮沙发上,旁边瓶子里的花香怡人,我吸了一口,然后考虑阿尔弗雷德关于宾馆的建议。


和他两个人一起待在那儿肯定比独自一人要好得多。没错,应该会……想到这里我笑了,虽然仍能听见电话里的交谈声,但是我的思绪已经飘离于他们的谈话之外……

我们都能放轻松——只有我和阿尔弗雷德两人的时候。然后把我造成的烂摊子都忘到天外去。迷失在我们自己的感觉里,在那张舒适柔软的床上……如果是个高级宾馆的话,床通常都是很柔软的。也许我们应该把灯关了,马路上少许的路灯会透过百叶窗流淌进来。我能让他燃烧起来,让他快乐,让他感觉有力,并且再次满足。然后我小小的背叛就会被他抛到九霄云外。我们开始的时候,我会看到他双目紧闭,微微喘息着;随着动作的激烈化,我用身体感知他所有细微的动作;我直视他的双眼,在街灯的温柔照射下,霎那间张开,宛如爆裂的焰火;一切都结束时,我用嘴唇覆盖他的喘息,像溺水的感觉吗,阿尔弗雷德?就如同我的吻是你唯一的氧气来源。

然后,也许,我就可以睡去。当我们的夜晚以这种方式终结时,我才能真的好好睡上一觉。


他是个很适合抱着睡的对象,他我温暖许多。他不会推开我冰冷的身体,而是把我拉得更近,喃喃地说着我需要暖和一些。他有时像个爷们儿似的奸笑,有时像个老婆似的埋怨。两种我都很喜欢,真的。

我睁开眼睛,意识到自己想象中的事情今晚不可能发生。除非我设法说服阿尔弗雷德,让他原谅我。我回忆起过去有那么段时间,我非常在意他是否“原谅过”我。我把手指插在他头发里,拽着他拉向我,撕咬他的耳朵,直到流血,在他的脖子上一路种下粗野的吻。他会尖叫着要我停手。



“该死的变态!你干什么呢?!!”他向我啐了一口,“比起这个来,我宁愿你杀了我……”

他一记直勾拳打到我脸上,然后我倒下,他压住我,勒住我的脖子。当然他不会承认这除了打斗以外还意味着什么。

而我心里会更清楚。

我想在某个时刻,事情会变得不一样,不仅仅是打斗。他双手掐着我的喉咙,他的双腿分开,跨坐在我的腰部。我抓住他,把他猛砸在墙上的时候,他的衬衣被撕开一个口子。他的手指陷入我的皮肤,整个世界开始变得模糊。在这模糊的世界中,我意识到自己在对他笑。他的手劲突然放松了一些,我看到他惊奇地看着我。他会明白那笑容意味着什么。他也会明白我因为缺氧而没讲出口的话究竟是什么。

他不知所措。


此时放松警惕,他可真够傻的。我恢复了神智,看准他的弱点一举反攻。我抓住他的手腕,把他整个人拎起来翻半圈,然后骑在他身上,不,应该说是骑在他背后。他非常惊讶……我爱他的惊讶。他的蓝眼睛是那么的,如奇迹般地闪耀着,很久以前,他也曾用这样的眼睛充满希望地望着我,希望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未来。我敢说他暗恋我很久了,可爱的家伙。这种感觉伴随我熬过了那么长的时光。真是令人愉悦,至少我经历过。

他扭头看着我,整张脸都因愤怒而扭曲着,我不顾一切地觉得自己不能失去他这个表情。不能再失去。不能在此时失去。我把身体压向他,双手紧紧环抱他的身体,我们的脸只相距一英寸。

虽然他脸上的表情逐渐缓和,但是我还没蠢到相信他不会出手打我。所以我抱着他在地板上翻滚很多圈,在遭到殴打之前,我吻了他,这是一个冷酷无情的吻。

但是他的拳头并没有砸到我身上,完全没有。

几分钟后,他的嘴唇主动贴上我的,发出一声喘息。虽然我的内心已经支离破碎,但起码在这件小事上,我赢了。我很开心。

说实话,哪怕只有一秒,我希望能看到他这样,我以为,他再也不会这样对待我了。




“请你,为我笑一个吧。”我喘着粗气对他说。我以后也会记得这样对他说的……当我们在公园漫步的时候,我抚摸着他的头发的时候。我会把颤抖的他拉过来,执起他的下颌,让他看着我。然后我会说“请你,为我笑一个吧。”,然后在雨中拥抱他,在雨中他可以流尽所有眼泪。然后我们打完架就可以和好了。


不管怎样,他再也不会抑制住笑容了,从此以后我在他那里得到的总是美丽的东西。

我最后看到的,他脸上那副表情,和我们关系最坏那时,他向我咆哮的样子非常接近……他已经把我从他家里扔出来了,扔出来。我不知道阿尔弗雷德脸上还会有那副表情,但实际上他仍然有。并且,虽然我觉得自己在快被他掐死的时候仍能向他微笑,并且说出“我爱你”,我却很怀疑自己何时还能拥有他的笑容,再次地……

----------------------------

【亲爱的观众……这一章节里,伊万喝醉了,一个充满了内疚的醉汉,他的思维是比较混乱的。】



02 一个鲜花盛开的地方









夜已深,我还是睡不着,完全睡不着。我甚至无法平静地思考,无法去思考这一切之前的事情。现在之前,冷战之前,世界大战之前。我甚至想不起来,作为一个处子,他是多么棒。

我也记不起王耀,实际上,我最近要了他很多次。他的头发摸起来冰凉,但不像我的那么凉……但我感受不到,我记不起他头发的触感,也记不起,当我望着他的眼睛时,那种心颤的感觉。



就像关于他和他的记忆都被删除了一样。

但至少,这里的夏夜,是这样温暖,所以我在闲逛。美国的夏天真的很舒服。阿尔弗雷德说过,向日葵会在夏末盛放。他保证说要带我去他家附近的向日葵花田。也许我仍有机会说服他,让他实现承诺……我想在下午的时候去那里,在太阳落山之前,躺在花田里两个小时,然后脱下我们的衣服。我希望他能先睡着,醒来的时候他会发现他是裸体面对我……他脸上惊讶的表情肯定会让我感觉……

感觉……

真他妈的。

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我感觉不到。我所有的知觉都如此麻木,麻木到了我不会因寒冷而颤抖的程度。什么都没有,只剩麻木。也许我该戒酒了?哦我这是在跟谁开玩笑呢?这是我唯一能进入那半睡半醒的境界的,方法。在半睡半醒之中,全都是噩梦,我梦见耀带着对这个世界的恐惧和厌恶远离我,我梦见阿尔弗雷德一边哭着一边走开。两个如此强有力的男人,是我让他们变得脆弱了吗?是我毁掉了什么吗?我记得我对耀说“我在和阿尔弗雷德约会”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简直是碎裂成一片一片的。他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目光看着别处。为了安慰他,我伸手去摸他的肩膀。但是当我真的这样做的时候,他就好像被我的触摸灼伤了一样,所以我缩回了那只手。

要是能去向日葵花田多好……和耀一起去。如果能和他在花田里做爱,那将会在我灵魂深处激起怎样的狂喜。同样的……阿尔弗雷德……哦阿尔弗雷德。我曾经告诉过你那样的感觉会多好。你听到的时候,脸红了,你在笑。

还有耀,当我说出自己对向日葵的热爱时,你只是微笑,那么可爱,因为那个笑容,我拥抱了你。

“我们必须小心点,”你笑着说,“我们要走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没有人能找到我们……另外我们还要小心昆虫啊土狼啊什么的……”你皱起眉头,“我们还是干脆别做了吧,我不喜欢虫子。”我的心脏都失望得快要从胸膛里掉出来了。阿尔弗雷德,你比较年轻,这些事情你都不会顾虑。但是你最近的冒险精神也越来越弱了,变化的人民、公众舆论、接连不断的问题都让你失去了一部分的自我,我知道那也许以为你长大了,变得更聪明了……但是那并不意味着我喜欢那样的你。


我们必须多加小心……我可不想背靠地上的石子,被喝醉了的你压碎,你块头那么大。耀,不知怎的,当我清醒的时候,你的意见听起来就越加不受用。但即便如此,我还是想紧紧拥抱你。

我透过伏特加的瓶底看到月光,阿尔弗雷德,我还记得……你看到我阴沉的表情时,抬起一只眉毛,“我……只是在开玩笑,伊万。”有那么一瞬间,你严肃地看着我,“伊万,如果你真的想做,那么该死的,你想做多少次,我就陪你做多少次。”你紧握拳头,“我不在乎会发生什么,只要你开心就好。”你深深地看着我的眼睛,在我抓住你的手,抬起你的下颌之前,你伸手抓住我的脸,面对你。


耀,你也抬起了眉毛,虽然你双目低垂,“哦,伊万,别太担心,我可能是太老了……但是背后的石头什么的,还是能忍的。还有,我也能忍受那些植物卷进我头发里,也能忍受衣服被你撕破后四处乱扔。还有完事后我想睡觉的时候,你要带我去‘游泳’……虽然我还以为,”你的眼珠转了一下,“还以为那也挺有意思的……虽然说,其实吧,在水里你也不会安安生生让我休息。”

“阿尔弗雷德,”

“耀,”

“别那么夸张。”这是对你们两人说的。




你眨眼看着我,然后笑了,“对,是有些太夸张了是吧?哈哈,对不起了伊万。”我也笑了,但并没有放开你的面庞,但是手上的力道轻了一些。

啊,是有些过了,哈哈。”你笑了,看向自己家的方向,“我们去吃饭吧,伊万。”


“但是我是真的想实现自己的愿望。”我对你们两人说。


我把身体靠在什么东西上,醉醺醺地沉浸在思考中,你们两个的面容。哈,你们的面容。就好像我在对你们说话。耀,我没有勇气回去找你。阿尔弗雷德……我甚至不知该对你做什么。所以我在想象中对你们说话……

然后说到阿尔弗雷德……有一件事我至今没告诉过他,那就是他说谎的时候总会被我识破,总会。还有,他体内有什么东西愈加成长了,说真的,我并不喜欢(我现在说的话很精确,da?我没法继续假装是在和他……和他们面对面交谈,那太伤人)。阿尔弗雷德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了……都怪那个,我远离他,伤了他的心。真的,他们两人我都爱。这是个问题。我知道我会失去他们两个……愿主保佑我。




我还是希望美梦能够成真,只需要想想如何去实现。不知为何,我觉得待在他朋友(本田菊)的家里不会对我有任何帮助。本田菊很客气,但是显然他根本不希望我待在他家。我们之间的关系相当冰冷……我完全想不出自己待在这里的理由……

唯一的意义大概只剩,在这里我可以监视阿尔弗雷德,因为他很信任本田——本田是个很好的倾听者,而亚瑟原本就是……

嗯,我该谈谈亚瑟?我现在非常想揍他一顿。很有意思的是,本田菊已经替我做过同样的事情了,在他把亚瑟踢出家门的时候。我想他们的关系是出了点问题,因为亚瑟实在是个很怪的男人,而且他对他的……儿子们抱有奇怪的恋慕?阿尔弗雷德当然是傻乎乎地忽略了这一点。我想他是刻意不承认这一点。我想那傻瓜也不承认二战期间亚瑟给他带来多大的麻烦。(因为看起来,亚瑟下不去手打他的“小菊”,而那时候阿尔弗雷德和我都有些……困难)。可能没多少人知道,我和阿尔弗雷德在冷战之前就有过“历史”,那甚至可以说是……充满愉悦的。哦没错,正是因为那段“历史”,我才被亚瑟认为是对他不利。

我入侵了的领土,你这乱伦的杂种。虽然我也知道你并非他生理学上的“父亲”。哈,我说了,亚瑟是个杂种。一瞬间,我觉得自己比亚瑟还糟糕。

妈的,伏特加已经没了。我应该砸破阿尔弗雷德家的玻璃,把我之前贮存在地下室的酒拿出来。






哈,我会走进他的房间,醉醺醺地把他操到醒。呸,亚瑟可能会突然出现,然后阻止我的。然后我就可以在他面前展示,阿尔弗雷德多喜欢我这样。我打赌他喜欢,哦,我打赌。亲爱的阿尔弗雷德,你仍然记得,da?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虽然已经过去一阵子了,但是你的叫喊和呻吟……

妈的,我快在你家附近的地方睡着了……哦,我又开始和你说话了。哈哈——哦,那是谁?托里斯?真的是?为什么他会开车往阿尔弗雷德家走?也许现在是做间谍的好机会,我觉得现在会是的。我觉得,首先,我要喝得足够醉才行……



theme : APH国拟人
genre : 漫画卡通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

管理员许可后即可显示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09 | 2018/10 | 11
Su Mo Tu We Th Fr Sa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自我介绍

索玛苏

Author:索玛苏
主萌露中、米英、普匈、法贞、北五,排名有先后。最大特点是无节操。CP可逆也可拆。
R18设定为好友可见,超过18岁的请加我好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