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家说明

大巴还真是直接把我拖进了海底!什么都给删得残缺不全的55555,搬家到这里,希望岁月静好吧。(55555)

搬了一小半就累了,先唠叨一个问题,R18的几篇,全部设定为好友可见,所以想看的请加好友,说明自己的年龄,太眼生的可能就不会加了……LP上都有的,也不一定在这里看~

继续去看Half a Millennium,N个月没追,我还以为肯定有人翻,结果是没有么……我的爱好越来越非主流了= =




【露米隐露中】穿越夜色的街灯(01-02)

主CP露米,隐露中。

涉及的CP:米英、朝菊、立露、白露、立白

避雷点:

女装阿尔弗雷德

脚踏两条船的伊万


本文是《崩溃吧阿梅莉卡》的姐妹篇。两篇文章时间轴同步,只不过POV不同,本篇是伊万视角,另一篇是阿尔弗雷德视角。这篇比较压抑,主要是心理描写;那篇欢乐并且主要是情节描写,最好结合着一起看,否则有些地方看起来会很莫名其妙。对CP党来说可能遍地都是雷,请一定要小心。


(N天前的聊天记录)



somasue: Alfred is so cute, like a…virgin. Any chances of RussiaxChina?

VIITheChario:Hahaha, thank you XD
And yes, it is implied that there is RussiaxChina. BECAUSE WHO CAN RESIST WANG YAO?
I might do more with this later, but I have no idea how to go about it.

Somasue: Do you think Ivan DID love Yao?

VIITheChario: Yes, Ivan did and DOSE still have feelings for Yao...

(N天后我这废柴才跑去看更新)

Somasue: OH MY GOD! Ivan is a DUDE! Poor Alfred! Poor Yao! Poor Arthur! Can’t wait to read more.X3

I eagerly want to know what will happen between the five.

VIITheChario: I eagerly want to know what will happen too O_O - I'm having trouble deciding how to end this!








授权了!我忍不了了,反正是自己博客,翻了多少就放多少吧。可能有不少错误,想看比较像样的版本请等我整理后发到LP上……





作者: VIITheChario(美)

授权:Wow, that'd be amazing! I'd love to hear what Chinese fans think of this! You have my full permission Somasue! If you need any help with it (though I really don't know what I could do...) please ask!

(这篇必须要解释下开头,伊万去阿尔弗雷德家里度summer,但是被阿尔弗雷德看到了伊万和王耀那啥的照片(爬墙证据),然后阿尔弗雷德怒了,把伊万赶出家门。)



【正文开始】









穿越夜色的街灯











01 一间宾馆的房间



“让他住宾馆吧。”我相信阿尔弗雷德是在告诉本田菊那小子他不用和我待一整夜了。阿尔弗雷德甚至说他会付钱,然后把我一个人扔在那儿。


当本田菊开始讲电话的时候,我闭上眼睛。阿尔弗雷德应该很快会记起我拥有超乎常人的灵敏听力,所以他们所说的一切,对我而言都不是“秘密”。或者,他已经想到这件事,他是有意让我听到的?目的当然是要置我于更痛苦的境地。或者,他已经变得诡计多端,完全不是过去那个直爽而愤怒的性子。但他所谓的“聪明”或“狡诈”都缺乏某种策略性,上一秒志得意满,下一秒就可能全面崩盘。不知何故,我怀疑这样的里人格在他身体内是存在的。

我听到本田菊的脚步声,他走向另一个房间,远离他“不受欢迎的客人”——就是我。我背靠在客厅的皮沙发上,旁边瓶子里的花香怡人,我吸了一口,然后考虑阿尔弗雷德关于宾馆的建议。


和他两个人一起待在那儿肯定比独自一人要好得多。没错,应该会……想到这里我笑了,虽然仍能听见电话里的交谈声,但是我的思绪已经飘离于他们的谈话之外……

我们都能放轻松——只有我和阿尔弗雷德两人的时候。然后把我造成的烂摊子都忘到天外去。迷失在我们自己的感觉里,在那张舒适柔软的床上……如果是个高级宾馆的话,床通常都是很柔软的。也许我们应该把灯关了,马路上少许的路灯会透过百叶窗流淌进来。我能让他燃烧起来,让他快乐,让他感觉有力,并且再次满足。然后我小小的背叛就会被他抛到九霄云外。我们开始的时候,我会看到他双目紧闭,微微喘息着;随着动作的激烈化,我用身体感知他所有细微的动作;我直视他的双眼,在街灯的温柔照射下,霎那间张开,宛如爆裂的焰火;一切都结束时,我用嘴唇覆盖他的喘息,像溺水的感觉吗,阿尔弗雷德?就如同我的吻是你唯一的氧气来源。

然后,也许,我就可以睡去。当我们的夜晚以这种方式终结时,我才能真的好好睡上一觉。


他是个很适合抱着睡的对象,他我温暖许多。他不会推开我冰冷的身体,而是把我拉得更近,喃喃地说着我需要暖和一些。他有时像个爷们儿似的奸笑,有时像个老婆似的埋怨。两种我都很喜欢,真的。

我睁开眼睛,意识到自己想象中的事情今晚不可能发生。除非我设法说服阿尔弗雷德,让他原谅我。我回忆起过去有那么段时间,我非常在意他是否“原谅过”我。我把手指插在他头发里,拽着他拉向我,撕咬他的耳朵,直到流血,在他的脖子上一路种下粗野的吻。他会尖叫着要我停手。



“该死的变态!你干什么呢?!!”他向我啐了一口,“比起这个来,我宁愿你杀了我……”

他一记直勾拳打到我脸上,然后我倒下,他压住我,勒住我的脖子。当然他不会承认这除了打斗以外还意味着什么。

而我心里会更清楚。

我想在某个时刻,事情会变得不一样,不仅仅是打斗。他双手掐着我的喉咙,他的双腿分开,跨坐在我的腰部。我抓住他,把他猛砸在墙上的时候,他的衬衣被撕开一个口子。他的手指陷入我的皮肤,整个世界开始变得模糊。在这模糊的世界中,我意识到自己在对他笑。他的手劲突然放松了一些,我看到他惊奇地看着我。他会明白那笑容意味着什么。他也会明白我因为缺氧而没讲出口的话究竟是什么。

他不知所措。


此时放松警惕,他可真够傻的。我恢复了神智,看准他的弱点一举反攻。我抓住他的手腕,把他整个人拎起来翻半圈,然后骑在他身上,不,应该说是骑在他背后。他非常惊讶……我爱他的惊讶。他的蓝眼睛是那么的,如奇迹般地闪耀着,很久以前,他也曾用这样的眼睛充满希望地望着我,希望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未来。我敢说他暗恋我很久了,可爱的家伙。这种感觉伴随我熬过了那么长的时光。真是令人愉悦,至少我经历过。

他扭头看着我,整张脸都因愤怒而扭曲着,我不顾一切地觉得自己不能失去他这个表情。不能再失去。不能在此时失去。我把身体压向他,双手紧紧环抱他的身体,我们的脸只相距一英寸。

虽然他脸上的表情逐渐缓和,但是我还没蠢到相信他不会出手打我。所以我抱着他在地板上翻滚很多圈,在遭到殴打之前,我吻了他,这是一个冷酷无情的吻。

但是他的拳头并没有砸到我身上,完全没有。

几分钟后,他的嘴唇主动贴上我的,发出一声喘息。虽然我的内心已经支离破碎,但起码在这件小事上,我赢了。我很开心。

说实话,哪怕只有一秒,我希望能看到他这样,我以为,他再也不会这样对待我了。




“请你,为我笑一个吧。”我喘着粗气对他说。我以后也会记得这样对他说的……当我们在公园漫步的时候,我抚摸着他的头发的时候。我会把颤抖的他拉过来,执起他的下颌,让他看着我。然后我会说“请你,为我笑一个吧。”,然后在雨中拥抱他,在雨中他可以流尽所有眼泪。然后我们打完架就可以和好了。


不管怎样,他再也不会抑制住笑容了,从此以后我在他那里得到的总是美丽的东西。

我最后看到的,他脸上那副表情,和我们关系最坏那时,他向我咆哮的样子非常接近……他已经把我从他家里扔出来了,扔出来。我不知道阿尔弗雷德脸上还会有那副表情,但实际上他仍然有。并且,虽然我觉得自己在快被他掐死的时候仍能向他微笑,并且说出“我爱你”,我却很怀疑自己何时还能拥有他的笑容,再次地……

----------------------------

【亲爱的观众……这一章节里,伊万喝醉了,一个充满了内疚的醉汉,他的思维是比较混乱的。】



02 一个鲜花盛开的地方









夜已深,我还是睡不着,完全睡不着。我甚至无法平静地思考,无法去思考这一切之前的事情。现在之前,冷战之前,世界大战之前。我甚至想不起来,作为一个处子,他是多么棒。

我也记不起王耀,实际上,我最近要了他很多次。他的头发摸起来冰凉,但不像我的那么凉……但我感受不到,我记不起他头发的触感,也记不起,当我望着他的眼睛时,那种心颤的感觉。



就像关于他和他的记忆都被删除了一样。

但至少,这里的夏夜,是这样温暖,所以我在闲逛。美国的夏天真的很舒服。阿尔弗雷德说过,向日葵会在夏末盛放。他保证说要带我去他家附近的向日葵花田。也许我仍有机会说服他,让他实现承诺……我想在下午的时候去那里,在太阳落山之前,躺在花田里两个小时,然后脱下我们的衣服。我希望他能先睡着,醒来的时候他会发现他是裸体面对我……他脸上惊讶的表情肯定会让我感觉……

感觉……

真他妈的。

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我感觉不到。我所有的知觉都如此麻木,麻木到了我不会因寒冷而颤抖的程度。什么都没有,只剩麻木。也许我该戒酒了?哦我这是在跟谁开玩笑呢?这是我唯一能进入那半睡半醒的境界的,方法。在半睡半醒之中,全都是噩梦,我梦见耀带着对这个世界的恐惧和厌恶远离我,我梦见阿尔弗雷德一边哭着一边走开。两个如此强有力的男人,是我让他们变得脆弱了吗?是我毁掉了什么吗?我记得我对耀说“我在和阿尔弗雷德约会”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简直是碎裂成一片一片的。他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目光看着别处。为了安慰他,我伸手去摸他的肩膀。但是当我真的这样做的时候,他就好像被我的触摸灼伤了一样,所以我缩回了那只手。

要是能去向日葵花田多好……和耀一起去。如果能和他在花田里做爱,那将会在我灵魂深处激起怎样的狂喜。同样的……阿尔弗雷德……哦阿尔弗雷德。我曾经告诉过你那样的感觉会多好。你听到的时候,脸红了,你在笑。

还有耀,当我说出自己对向日葵的热爱时,你只是微笑,那么可爱,因为那个笑容,我拥抱了你。

“我们必须小心点,”你笑着说,“我们要走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没有人能找到我们……另外我们还要小心昆虫啊土狼啊什么的……”你皱起眉头,“我们还是干脆别做了吧,我不喜欢虫子。”我的心脏都失望得快要从胸膛里掉出来了。阿尔弗雷德,你比较年轻,这些事情你都不会顾虑。但是你最近的冒险精神也越来越弱了,变化的人民、公众舆论、接连不断的问题都让你失去了一部分的自我,我知道那也许以为你长大了,变得更聪明了……但是那并不意味着我喜欢那样的你。


我们必须多加小心……我可不想背靠地上的石子,被喝醉了的你压碎,你块头那么大。耀,不知怎的,当我清醒的时候,你的意见听起来就越加不受用。但即便如此,我还是想紧紧拥抱你。

我透过伏特加的瓶底看到月光,阿尔弗雷德,我还记得……你看到我阴沉的表情时,抬起一只眉毛,“我……只是在开玩笑,伊万。”有那么一瞬间,你严肃地看着我,“伊万,如果你真的想做,那么该死的,你想做多少次,我就陪你做多少次。”你紧握拳头,“我不在乎会发生什么,只要你开心就好。”你深深地看着我的眼睛,在我抓住你的手,抬起你的下颌之前,你伸手抓住我的脸,面对你。


耀,你也抬起了眉毛,虽然你双目低垂,“哦,伊万,别太担心,我可能是太老了……但是背后的石头什么的,还是能忍的。还有,我也能忍受那些植物卷进我头发里,也能忍受衣服被你撕破后四处乱扔。还有完事后我想睡觉的时候,你要带我去‘游泳’……虽然我还以为,”你的眼珠转了一下,“还以为那也挺有意思的……虽然说,其实吧,在水里你也不会安安生生让我休息。”

“阿尔弗雷德,”

“耀,”

“别那么夸张。”这是对你们两人说的。




你眨眼看着我,然后笑了,“对,是有些太夸张了是吧?哈哈,对不起了伊万。”我也笑了,但并没有放开你的面庞,但是手上的力道轻了一些。

啊,是有些过了,哈哈。”你笑了,看向自己家的方向,“我们去吃饭吧,伊万。”


“但是我是真的想实现自己的愿望。”我对你们两人说。


我把身体靠在什么东西上,醉醺醺地沉浸在思考中,你们两个的面容。哈,你们的面容。就好像我在对你们说话。耀,我没有勇气回去找你。阿尔弗雷德……我甚至不知该对你做什么。所以我在想象中对你们说话……

然后说到阿尔弗雷德……有一件事我至今没告诉过他,那就是他说谎的时候总会被我识破,总会。还有,他体内有什么东西愈加成长了,说真的,我并不喜欢(我现在说的话很精确,da?我没法继续假装是在和他……和他们面对面交谈,那太伤人)。阿尔弗雷德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了……都怪那个,我远离他,伤了他的心。真的,他们两人我都爱。这是个问题。我知道我会失去他们两个……愿主保佑我。




我还是希望美梦能够成真,只需要想想如何去实现。不知为何,我觉得待在他朋友(本田菊)的家里不会对我有任何帮助。本田菊很客气,但是显然他根本不希望我待在他家。我们之间的关系相当冰冷……我完全想不出自己待在这里的理由……

唯一的意义大概只剩,在这里我可以监视阿尔弗雷德,因为他很信任本田——本田是个很好的倾听者,而亚瑟原本就是……

嗯,我该谈谈亚瑟?我现在非常想揍他一顿。很有意思的是,本田菊已经替我做过同样的事情了,在他把亚瑟踢出家门的时候。我想他们的关系是出了点问题,因为亚瑟实在是个很怪的男人,而且他对他的……儿子们抱有奇怪的恋慕?阿尔弗雷德当然是傻乎乎地忽略了这一点。我想他是刻意不承认这一点。我想那傻瓜也不承认二战期间亚瑟给他带来多大的麻烦。(因为看起来,亚瑟下不去手打他的“小菊”,而那时候阿尔弗雷德和我都有些……困难)。可能没多少人知道,我和阿尔弗雷德在冷战之前就有过“历史”,那甚至可以说是……充满愉悦的。哦没错,正是因为那段“历史”,我才被亚瑟认为是对他不利。

我入侵了的领土,你这乱伦的杂种。虽然我也知道你并非他生理学上的“父亲”。哈,我说了,亚瑟是个杂种。一瞬间,我觉得自己比亚瑟还糟糕。

妈的,伏特加已经没了。我应该砸破阿尔弗雷德家的玻璃,把我之前贮存在地下室的酒拿出来。






哈,我会走进他的房间,醉醺醺地把他操到醒。呸,亚瑟可能会突然出现,然后阻止我的。然后我就可以在他面前展示,阿尔弗雷德多喜欢我这样。我打赌他喜欢,哦,我打赌。亲爱的阿尔弗雷德,你仍然记得,da?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虽然已经过去一阵子了,但是你的叫喊和呻吟……

妈的,我快在你家附近的地方睡着了……哦,我又开始和你说话了。哈哈——哦,那是谁?托里斯?真的是?为什么他会开车往阿尔弗雷德家走?也许现在是做间谍的好机会,我觉得现在会是的。我觉得,首先,我要喝得足够醉才行……



theme : APH国拟人
genre : 漫画卡通

从开始到现在

费了一上午的功夫,把曾经翻译的、原创(还没完)的大大小小的文章都集合起来了,之前一直因为自己懒惰,没能给孩子们找个小窝。

今天终于实现了TvT哀家真是心满意足TvT(喂!)

我,我感慨良多……

注册LP是去年12月1日,但是注册成功以后我并没有立刻对APH着迷,我那时候好像……好像在迷化妆?天天泡在E天使||||真正鸡血上身是看了万红本以后,突然发现APH居然能这么萌啊,从那时候开始泡在LP文区看文章,那是什么时候来着?好像是ruoruozi刚翻出那篇露中女体文的时候,3月下旬吧。通过她给出的链接,我突然发现眉毛语同人也很有爱!后来就找到了FF,一个崭新的世界……不过我的运气真是很囧||||点开的第一篇文章是露加的(当时也没注意CP),有多虐呢?要多虐就有多虐,奇妙的是,我现在再去FF已经找不到这文章了|||

后来看了You Can't Take The Sky From Me,很美的题目,这篇算是FF很受欢迎的一篇文章了!但是我居然没有萌上,奇怪啊。

真正激发我翻译之魂的是Refuse to Fall,神文!当时我没想过要发论坛,就是自己私底下很鸡血地翻译,差不多搞了四五章以后才发现,LP居然已经有繁体中文的翻译版本了!两行清泪……不过当时还是觉得不甘心,就找V大要了授权,不过授权之后也没用啊……最后整理出七章,似乎是五章和六章没翻,本想等全文完结后,把翻译版本发百度上,但是目前此文有变成死坑的趋势……于是作罢。结论是,我的第一次鸡血没成功|||



【露中】破戒 BY miikka-xx

《破戒》对我而言意义重大,第一篇终成正果的翻译文,同时也是第一篇露中翻译文。

当时这篇文章翻得很仔细,可以说是一句一字地在抠。弄完了以后自己很不满意,因为原文那种静谧的感觉,我这种性格的人是表现不出来的。后来找 DB君帮我改了几句话,绝对是妙笔生花啊。而YGR君也帮我做了校对(虽然他说这篇没什么可校的……),差不多这个时候,我固定的合作对象就已经成形了(喂人家本来就是人形)。这两位都是多年的三次元老朋友,合作起来非常愉快,当我觉得心灰意冷的时候,他们总是支持我,虽然在这里说你们也看不见,但还是谢谢=v=

这篇,现在看还是觉得很美。



【普匈奥】你也加入的话就不是尾行了!BY redwalgrl-RG



翻这篇的时候,普洪这个CP属于边缘,不仅图少,文更是基本没有。

这对CP,戳中了我BG向的所有萌点(擦泪),当时看到这文一下子就萌上了。

说白了它是篇纯正的3P文|||(各种意义上来说),但是普大爷被作者写得太可爱了!一点都感受不到猥琐!

第二篇仍然是短文,嗯,翻这篇的时候很开心XD

但是被校译的YGR君投诉说太hot|||不过他自己也很high就是了|||



【普匈奥】战前秩序 BY Novelist Pup

当时在FF能找到的普洪文只有如上所说的这两篇,所以说我那时候真是疯了,只要是洪普就好,也不管是不是三角或者写得究竟好不好。

战前秩序这篇文章的情节还是很不错的,尤其那个百转千回的结尾我真是超喜欢XD

像普大爷这样的厚脸皮一旦羞涩起来就特别可爱!!!

最近洪普洪在中文同人圈里也慢慢红起来了,我现在很满足,不用去扒着眉毛语看同人(茶)





【中露】窝窝三 BY marmoki

说起窝窝三,是我整个同人翻译历程中的一个很大的失误和遗憾……

当初看到这篇文章时非常地惊喜,它的题材虽然敏感,但写法很独特,是中文同人圈里绝对稀少的视角。

再加上文字浅显易懂,我拉上DB君很快就翻出来了。

在论坛当然也是遭到了围观,至少从点击率上来说,很多人都一路追着这篇文章想看结局,更是有很出色的两位画手配了图,这在LP文区是很少见的。

全部都错在我。其实刚发文的时候就有好心人来提醒,说这篇文章的走向很可疑。当时明明已经看过作者博客的我,却没有仔细探究她的立场和心理,造成了最后废坑的结局T T杯~~具~~啊~~



【米英】Meetings BY saramon



哦哦哦我最喜欢的写手saramon!写她的名字都能让我激动!

米英文的中文写手也有很多厉害的,特别是工口文(捂脸)

偶尔也想看看阿尔眉毛他们自己家里人是怎么写他们的。

看了个开头就笑得不断捶桌!实在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GJ!

伪工口太多,于是我只好独立翻译(没错,直男拍档们都不爱看……)到最后一章的时候,因为知道很多人在等,怕闹出太明显的笑话,还是找了YGR君来校译。(他说他尽力脑补成BG……可怜的孩子。)

连载到第二章的时候,我觉得一个人蹲坑很寂寞,就直接发表了,那时候关注的人也不算多,连载到第四章的时候,出现爆炸性的反应,尤其是发在黑吧里的那个帖子,点击率很惊人,估计现在差不多有7W……(但是度娘那里不能修改,那个版本其实有很多错误,怨念)

saramon是个非常成熟的同人作者,文字的节奏、情节的转折、人物性格的把握、无法模仿的幽默感……全部都恰到好处。双方的对话和一些小细节让人拍案叫绝,眉毛傲娇但不伪娘,阿尔KY却很有爱。

我从4月23开始跟这篇文章一直到6月1完坑,每天都在期待中度过,太幸福了!最后能和蹲坑的大家一起看到阿尔亚瑟终成正果,我泪目,这真是个,非常美好而真实的爱情故事。





【露中】慵懒的早晨 BY Boyue



可称得上是眉毛语露中砂糖第一人的BoyueTVT治愈之源

她是标准的fluff,虽然文章甜,但是两个人的性格都不违和~她非常喜欢的梗是“伊万喜欢王耀散着头发,特别是亲热的时候”XD

慵懒的早晨被我改名青/岛之晨发到论坛上,因为五一期间,又有时事推波助澜,大家都看得很开心。

没过几天她又先后发表了露中文《一件礼物》和露中+港《烟花》。

两篇都萌到不行,但是因为当时有两个坑(窝窝三和meetings),所以我只求了《一件礼物》的授权。

很快就在爱碰上看到了noelbunny的《烟花》,读的时候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篇算是虐向的,实在翻得太好了,那一个个排比句,就像一下下扎进心里一般。她在帖子里提到本想申请《一件礼物》的授权,但是作者说已经给别人了。后来我就把授权转给noelbunny,结果果然是TAT全面治愈了我的心灵……noelbunny的文风和Boyue非常接近,她作为译者比我合适多了。

总的来说,Boyue的文章里我最喜欢的还是《烟花》~



【露中】礼炮与半旗 BY puella_nerdii



翻译《慵懒的早晨》还造成一个附加的后果——因为这篇文章,有人问我,要不要翻译礼炮与半旗。

逛LJ论坛需要代理,我没怎么上去玩过,这位作者更是从没听说Orz

论坛上的好姑娘把链接发给我的时候,正是大半夜,我撇了几眼,发现是露中,文字很不错,就拜托她帮忙要了授权。

算是给自己找了个很大的麻烦。

她的文章灵压强大(对……灵压……),文字洗练,几乎句句背后都另有其意。很多对话都只说一半,这一半对于看惯眉毛语的人不是问题,但是翻成中文究竟要怎样补全才能符合逻辑。伊万的语气,很儿童化(也很癫狂),翻成中文究竟要如何处理。里面的景色描写是典型的西方文学处理,用同样的名词和动词来做强调之用,可是翻成中文要怎么体现美感。

问题一个接一个冒出来,我真正着手开始翻译才发现,翻译她的文章是我能力之外的事情。更糟的是那时候正在忙签证的事情,几乎要死于填表格,学业也很重,三面夹击。

但是我已经把开头发在论坛上,骑虎难下,而且很多姑娘在鼓励我……于是只好硬着头皮上|||这时候理所当然是向同伴求救……当时我们差不多是四个人组成小组,一起把这篇文章挤出来的。特别是可怜的是DB君,连我们出去聚餐,我都很神经地复印出原稿,边吃火锅边和他讨论文章里的问题|||现在想想那时候的我真是个——疯子啊。最后的成果么,可以说,这篇文章的第一翻译不是我,绝对是DB君,虽然他也是被我逼出来的……

正是因为有他们,虽然我心里很怕很没底,但是一想到“啊,还有同伴”,好像也就无所谓了。

说实在的,这篇文章实在是折磨了我太久,四千多字的中篇,本该三四天就能完成的工作量,拖到两个多礼拜。全文完后,我只有一个感觉,不想再看露中|||我恨pn(别打我)的文字带给我这么多痛苦。

但是当我拿着自己的原创去给DB君看的时候,他的评价就是,我的文章是在刻意模仿pn的味道。哑然失笑,果真她对我的影响还是很大不是么,不管自己是不是愿意接受这种影响。

因其艰涩和压抑,这篇注定不会是太受欢迎的作品,不过它却是我短暂的同人翻译生涯中最浓重的一笔。(喂,你装什么正经。)



【典芬】 第一次 BY Gerudowolf

第一次破廉耻,这题目和我的心情很吻合Orz

至于当时为什么会想到翻这篇文章——

1、人物性格塑造绝赞,给人的感觉就是“哇如果旦那和嫁真的亲热,应该就是这个样子的”>////<

2、甜、治愈、幽默

3、工口描写属于写实派

4、作者是诺子家的人(相信我这点很重要!)

但是这篇我……翻得非常不好,翻译腔极其严重,也说不清为什么|||



【多CP短打】The World, Piece by Piece BY SpeakingThroughWrittenWords

虽然是短打,但它真的很硬派,里面很多都是历史相关的。有段立波我无论怎样都翻不出来,去论坛上求助也没结果,汗。

当时真的是被11~14给萌翻了,尤其是连五那篇《国际象棋》>////<

翻这种文章很费劲,短打嘛,没有前后情节的衔接,全部都是话里有话的短句(咦感觉好熟悉?)我恍然又有被礼炮轰翻了的感觉,于是翻完自己最喜欢的部分后,我果断地……没再继续下去,哎呦,太费劲了啊。



【露中】谈判 BY darkheart

这篇刚写出来的时候我就去看过,看一半就……捂脸泪奔了,5555我很怕虐身的文。

后来忘了因为什么,突然对露中极其饥渴,特别想看露中文,但当时论坛上的好文我都看完了,然后FF那边也没有新的出来,我就又把这篇拎出来翻译完。

因为它是难得的露中ero,所以喜欢的人还挺多。不过回复里的话说到我心上去了:这不是真正的露中,只是一个叫王耀的东方人和一个叫伊万的露西亚人圈圈叉叉的故事。



这篇翻译完后,我直接动笔开始写自己的原创《二进制》,不过它现在还没完,所以在此就不提它了=v=(其实你是很怕它烂尾或者变成坑吧|||)



好了,孩子们的身世来历就是这样,每一个都是我的心肝宝贝,希望你也能喜欢他们^ ^




theme : APH国拟人
genre : 漫画卡通

【露中】谈判(血腥·捆绑·监禁·慎入·短篇完结)

此篇文章只限PC版的博客好友才可以阅览

【多CP】三千世界,万象森罗 11~14

11、野兽(典芬)
【永远别忘记野兽的本能】

12、孩子们(英+子米子加)
【他曾经在那里,一直等着他,要是他注意到过就好了】

13、我们都是浮萍(众)
【某年某月某日某地,重复发生】

14、国际象棋(连五)
【他们只有五个人】





11 野兽(典芬)


尽管他看起来颇具气势,他其实是个非常贴心的人。
提诺爱这样的他。
尽管有可怕的一面。
想做什么呢,瑞君?”
“做我们能一起做的事情吧。”

提诺很想像摸花鸡蛋的脑袋一样抓抓他的头发。
虽然,仅仅只是这样坐在一起就很满足了。

尽管他性格倔强,他其实很容易让步。
提诺爱这样的他。
尽管很难判断他什么时候处于什么状态。
“我不想这样!”
“好。”
“什么?”
“好。”

提诺觉得另一个人好像只是换到了背后位。
虽然他羞得满脸通红。

尽管他性格被动,他其实很具侵略性。
提诺不禁簌簌发抖。
獠牙和尖爪,野兽般的撕斗。
没有尖叫,没有数量优势的士兵,只靠着战术便赢得了胜利。

“提诺。”
“嗯,瑞君,怎么了?”
“爱你。”
“我也爱你。”

要是他先把身上的血迹洗干净再说这个就好了。

---------------------------

永远别忘记贝瓦尔德曾经是北欧的最高统治者。









12 孩子们(英+子米子加)



“不——不要!别回去!一个人在这么大的地方,好可怕!我会很孤独很伤心……”

“阿尔弗雷德?” 是马修胆怯的声音。阿尔弗雷德把手里的枪又抱紧了一些,向树林方向眺望。
“你在那儿做什么,马迪?”阿尔笑着说,马修觉得那笑容是他允许别人接近的信号。
“如果我躲在这里,亚瑟和弗朗西斯就不会为了争夺我打得不可开交了。”马修的话让阿尔弗雷德的笑容瞬间消失。
“他们为你打过很多次。”他的声音很空洞。

“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觉得很安心……”

“这样不应该,嗯,他们彼此交好的时候我会更喜欢他们。”马修犹犹豫豫地说。
“亚瑟是个大傻瓜。”
“不是的……”马修咽了咽口水,“他只是和弗朗西斯有矛盾——”

“对不起,我知道孤独的滋味很不好受,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阿尔弗雷德转过身,马修开始重新考虑他说的话。

“嗯……亚瑟是个大傻瓜。”马修表示赞同,泪水开始在眼角打转。
阿尔弗雷德还是扭头看向别处。

“我好想亚瑟。”马修抽着鼻子说,努力不让眼泪冲出眼眶。阿尔弗雷德背对着他,默然无语地站着。

“所以你就留在这里,竭尽全力,变得更强吧。”

“我也很想他。” 阿尔弗雷德没有回头,马修看到他的肩膀抖动得很厉害。
不知那是出于悲伤,还是愤怒。








13 我们都是浮萍


1138

“陛下,请您不要赐予她继承人的名份。”
亨利不想听他这样说,亚瑟心里很清楚,这女孩是国王唯一的血脉。她是他亲生的女儿,他想看到她荣登宝座。
问题在于她是国王的女儿。这些年来他一直在努力说服国王,但毫无成效。亨利坚信人民已经向她宣誓过。但是她是个女人,英格兰人不会臣服于一个女人。亚瑟的未来风雨飘摇。

就像被贪吃的八目鳗的爪子摇摇晃晃地抓住似的,他的未来在布洛瓦的斯蒂芬成为他的王的那一天就已经被决定了。亚瑟蜷缩成一团,抱住自己的膝盖,试图忽略内心的痛苦。

【译注】
亨利一世死后,他的大女儿马蒂尔达即位。亨利一世的外甥斯蒂芬一开始宣誓要效忠女王,但后来因为马蒂尔达是女人而且英国国民们不愿意让女人做他们的国王,斯蒂芬就发动了政变取而代之。马蒂尔达带着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进行了反抗,企图夺回政权。这段历史让英国陷入了混乱的无政府状态,直到马蒂尔达的儿子亨利二世继位。

抓住亚瑟的那个东西叫做“A surfeit of lampreys”(贪吃的八目鳗),有非常深的含义。Lamprey本义指一种鳗鱼,学名叫作八目鳗,是中世纪风靡欧洲上流社会的一种美食;Lamprey家族又是真实存在的英国贵族。Ngaio Marsh有一本小说就叫做A surfeit of lampreys(中译《兰普利家族的放纵》),书名本身就具有双关义,英版书名《贵族之死》。




1572



他疲惫不堪,动乱的局势让他游移不定。凯瑟琳不应该举办什么婚礼,但是太晚了。特别是刺杀行动过后科利尼仍活着,弗朗西斯只希望一切能尽快结束。
“不!”
弗朗西斯漫无目的地在街上奔跑起来。逃走吧,逃走吧。他不希望他们来。但是已经来了,比他想象得还多,洪水般地涌来,他们是他的子民。

而且他们正在被屠杀。
科利尼从窗子里被扔出去。弗朗西斯不禁呕起来。他的国王他的宫廷涌向巴黎最高法院欢庆胜利,弗朗西斯倒在自己的呕吐物上,不可抑止地哭泣。



【译注】
加斯帕尔•德•科利尼是海军将军,他是法国宗教战争时期胡格诺派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之一。科利尼对年轻的国王查理九世的有力影响很快引起王太后卡特琳•德•美第奇的猜忌。1572年,在玛格丽特•德•瓦卢瓦和纳瓦拉的亨利婚典后发生一系列有内在关联的事件。8月22日皇太后凯瑟琳•德•美第奇指使天主教徒Maurevel, 试图刺杀胡格诺派在巴黎的领袖,海军将军科利尼,但是仅仅使他受了伤。在8月24日圣巴托洛缪日黎明前的几个小时,科利尼和其他的12个胡格诺派的领袖在巴黎被暗杀。圣巴托洛缪大屠杀最后的死难者估计有10万。




1637


阿尔弗雷德在哭喊,在尖叫。亚瑟找不到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明明一切都安好。第二天有人来报告他发生了什么事。佩科特人的村庄被放火烧掉了,死了不过七百人。英国军队会把逃生的人抓回来杀掉。
“那是你的子民,”亚瑟在孩子的耳边轻吟,“也是我的。我是说,心怀感激不想被驱逐的人。”
亚瑟又回想了一遍自己的话,突然发现那里面蕴藏着非常可怕的错误。

这样说无法制止阿尔弗雷德的眼泪。


【译注】
佩科特人,操阿尔冈昆语的印第安人,住在今康乃狄克州泰晤士河谷。
随著新的殖民者不断西进拓土,印第安人的怨恨有增无已。其中佩科特部族只同荷兰人进行贸易,也激起英国人的忌恨。经过几起事件,1636年夏,有一个波士顿商人据说被佩科特人杀死,遂引起了纠纷。康乃狄克州米斯蒂克(Mystic)地方的500~600名佩科特居民或被烧死,或被屠杀,佩科特人战败,有些人决定脱离部落,分成小型宗族,放弃土地。那些跑掉的人不是被其他印第安人或英国人杀掉或俘获,就是被送往新英格兰或西印度群岛作为奴隶卖掉,其土地由莫希干人占据。那些投降的人,则被遣送到其他部落,备受凌辱。




1937

“住手……拜托你……住手”
本田菊没有住手。王耀也没有指望他能停下。本田菊强迫他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他的子民被投入到烈火中炙烤,来自火焰里的尖叫是他有生以来听到最恐怖的声音。
“我已经重建了一种秩序。”本田菊的声音让人恶心。 王耀试着让菊碰到些什么,好让他也尝尝火烧的痛苦。
但那突然变冷的空气使他窒息。




1944


他打了他。
费里西安诺盯着对方,还无法理解刚才那动作的含义。另一个人像往常一样站的笔直,拳头里紧紧攒着一张皱巴巴的纸。费里西安诺仍在被教训,那人的拳头不断落下,残忍地打他。

“为什么?”他问。

路德维希没有回答。



【译注】(感谢“开水的杯子”提供)
在意大利一个叫做马扎波特的地方有一个游击队,这个游击队是专门对抗德国的纳粹军队的,于是在1944年的时候,纳粹德国对那个地方进行了清剿,将那个村庄中的2000多名村民全部杀害。史称:马扎波特大屠杀。








14 国际象棋(连五)




他是“城堡”,这点毫无疑问。他希望自己能是“皇后”,但没必要自欺欺人,他的价值不可能像阿尔弗雷德那么高,阿尔才是真正的“皇后”,如果他真能担当起那重任的话。

也许伊万才是“城堡”。弗朗西斯肯定是“兵卒”,他在路德维希面前溃败得迅速而彻底。那意味着亚瑟是“骑士”,很适合他的角色。那么他自己是“主教”吗?或者伊万是“主教”?真的很难说。

还剩下……“国王”。

王耀抬头看着其他四个人,他很想知道,没有王,他们五个该如何下赢这盘棋。

----------------------------------

五个棋子通常的价值分配:兵卒=1,骑士=3,城堡=3,主教=5,皇后=9。王的价值不可估量,它的活动范围很小,但是却有特殊的重要性。










【这次的译注怎么那么多,还有求救】

14、
直接把译注穿插到了文里,虽然有些凌乱但是……可能比看得云里雾里要好一点?(欢迎大家提出意见)

看过原文的大人应该发现少了一段1607……是的!!!因为废柴翻译不出来!这段历史实在有些冷,而且那些波兰人名我实在不知道怎么翻,或者有懂波兰历史的达人来给讲讲!

关键字:1607年,波兰立陶宛联合王国,Żółkiewski,Chodkiewicz, Zebrydowski
发生的时间大致是波俄战争那会儿,和谈破裂,原因大致是因为Chodkiewicz被Żółkiewski夺权,Zebrydowski是干嘛的我……我不知道!Orz


15、

国际象棋中只有六种棋子。

中文全称 国王 皇后 城堡 主教 骑士 兵卒
  
英文全称 King Queen Rook Bishop Knight Pawn
  
中文简称 王 后 车 象 马 兵


【基本规则】

王被将死,全盘皆输。
兵卒(法叔):只能前进,只能吃斜前方格子里的棋子,第一步可以走两格,之后每次只能走一格。
骑士(亚瑟):每步棋先横走或直走一格,然后再斜走一格,可以越子,也没有"中国象棋"中"蹩马腿"的限制。
城堡(伊万或NINI):只能走直线,格数不限。在战略需要的情况下可以有特殊的走法“王车易位”以躲避将军,但执行条件是王和车自开盘以来都没有移动过位置。
主教(伊万或NINI):只能斜走。格数不限,不能越子。每方有两象,一个占白格,一个占黑格。
皇后(阿尔):一般意义上说,是实力最强大的棋子。横、直、斜都可以走,步数不受限制,但是任何一枚棋子,只要能到达对方的底线,都可以变成后。也就是说就算是小兵(法叔),深入敌营也能变成后。
08 | 2018/09 | 10
Su Mo Tu We Th Fr Sa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自我介绍

索玛苏

Author:索玛苏
主萌露中、米英、普匈、法贞、北五,排名有先后。最大特点是无节操。CP可逆也可拆。
R18设定为好友可见,超过18岁的请加我好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